第1章 重生(1/2)

天逸二年冬。

烈夏国都城宁安城连续下了三天的大雪,天牢的刑房内血腥味扑鼻,哪怕火盆燃烧依旧寒意逼人。

“妹妹,你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天吧?”轻柔妩媚的女声缓缓响起。

凌暮晚意识弥留之际,感觉自己的下颌被人勾住。

她忍受着身体的剧痛,轻轻掀开眼皮,看到眼前,凌旑萱一身赤红凤袍,头戴凤冠,不知何时出现在此。

凌暮晚的琵琶骨与脚踝骨被巨大铁环穿过,四肢皆被横架,双手手掌被齐腕削掉,现在的她,像一只待宰的青蛙,被五花大绑,等待旁人开肠破肚。

她没想到凌旑萱会来看她,穿着她曾经的衣冠,领着她曾经的宫人,用这样的姿态,来看她。

凌旖萱纤纤素手在凌暮晚那张被匕首与烙铁毁掉,宛如恶鬼般的脸上划过,她的声音浅淡悠扬,“啧啧,怎么伤得这样重,妹妹可疼吗?”

烂脸之上,凌暮晚那双宛若黑洞一般的双目,紧紧盯着凌旑萱,眼白已染成猩红。

“大胆,娘娘问话,竟敢不答!”随着身边狱卒高喝,伴随着兹拉一声响,灼热的烙铁重重印在了凌暮晚没有一寸好肉的身体上。

“啊——”凌暮晚痛呼一声,额头的汗已与血水相融。

“我真是佩服妹妹的坚持,竟能挺到现在?”凌旑萱轻笑一声,眉眼如波,“妹妹难不成觉得还有人能来救你?这世上能救你的唯有凌桓敬了,可惜,他来不了了,他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凌暮晚倏地抬起头,泣血一般的双目,涌出浓浓的惊意。

凌旖萱双眸微眯,伸手捏住凌暮晚的脸庞,指腹使力按压她鲜血淋漓的伤口,护甲穿进了烂肉之中,“凌桓敬带着凌家军勾结叛党意图谋反,人证物证俱在,刚刚传来消息,他在炼窑中被烤成了人干,喂了狱犬。”

“两万凌家军于千里之外身首异处,将军府主子奴才三十三人被判斩立决。”

“好一个凌家之光,好一个一国之后,凌家为救你凌暮晚,满门被屠,鸡犬不留。黄泉路上,有整个凌家与你相伴,妹妹是否觉得快活不少?”

“不可能……不可能……”凌暮晚先是低声呢喃,满目彷徨。片刻后,她声喉嘶哑,开始竖眸大叫,“不可能!你骗我!”

她爹不会死的,她让心腹婢女霜降给爹送信,此时爹应当已经听她的话带着家人出了嘉岭关,只要出了嘉岭关,便是他国领地,百里衍即便三头六臂,也无计可施。

凌旖萱拍了拍手,一个婢女从刑房外进来站在凌旖萱的身边,看向凌暮晚的目光中有一抹幸灾乐祸。

“霜降!”凌暮晚嘴唇颤抖,怎么也没想到霜降竟早已叛变,投靠了凌旖萱。

凌旖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好像看蝼蚁一样看着凌暮晚,看到凌暮晚疼得抽搐她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

“落到今时今日这个地步,妹妹可曾自我反省过?”

凌暮晚沉浸痛苦中,根本无暇理会凌旑萱的话。

凌旑萱却不打算放过她,她一把揪住凌暮晚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来,“你不自量力,轻世傲物,自以为是,胆大包天,你以为你一介女流上阵杀敌便担得起一句万民英雄?你以为你凤袍加身,便担得起一句母仪天下?凌暮晚,皇上最爱的永远是我,你算个什么东西?”

凌暮晚任由凌旑萱喋喋不休的辱骂,她并不反驳,只静静的垂着头颅。

凌旖萱捏住凌暮晚的脸,“知道当年是谁掳走了你吗?知道你娘为何突然小产,后来再不能生育的吗?知道凌泽沨是如何死的吗?”她压低了声音,“你如今都要死了我不妨告诉你,是皇上。他为了让凌桓敬保他,筹谋策划让你死心塌地的爱上他,让凌桓敬除了你之外再无子女,凌暮晚,你被骗了这么多年真是可悲。”

“呵呵……”沉寂许久的凌暮晚突然笑了,笑得眼眉弯弯,双目通红。

“啪”的一声,凌旑萱一巴掌扇在凌暮晚脸上,将她的头打歪。

“竟然还笑得出来?”凌旖萱拿着帕子擦了擦手然后扔到地上,“凌暮晚,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何皇上能如此决绝的在抓到你的第一刻,便亲自动手,将你双掌砍断?到底夫妻一场,即便不爱,也不该这样狠。我告诉你,因为皇上恨你,恨你残花败柳,恨你不自知爱,恨你将那顶天大的绿帽子,戴在他的头上,令他颜面尽失,名誉扫地!”

凌暮晚抬起头,“我笑,我识人不清,悔不当初。当年与那人共处一室时,就不该挣扎逃走,而该借着药劲,与那人鸳鸯红被,翻云覆雨,将这顶绿帽子,给百里衍彻底坐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