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曹真的不是gòng chǎn党......”

    沐幼安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低沉,面带沮丧,看样子说的不像是假话。

    不过,她的回答还是不能让戴雨农满意,但沐幼安并没有停止诉说。

    “我曾经以朋友的身份,营救过几名文化界的朋友,老曹在这些事上帮了忙,可在他看来,这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他只是喜欢我,愿意帮我点小忙。可是,如果他知道我是gòng chǎn党,恐怕就真的不愿意和我来往了,恐怕也不会来救我。”

    说到这里,她似乎又有闭嘴的迹象,耿朝忠眼睛看向刑讯人,狠狠点了点头,刑讯人手起针落,只听“啊”的一声,仇越的惨叫更加凄厉了——这回,针头真的是落在了关键部位,虽然不是很深,但仇越是真的很怕啊!

    “游无魂另有其人,”沐幼安脸色一片苍白,继续说道,“我曾经见过他,但他装扮的很严实,只不过,肯定不是老曹,老曹的样子,就是再怎么遮掩我也认得出来。”

    隔间里的戴雨农点了点头,她感觉,这个沐幼安说的是真话。再一个,戴雨农本来也不认为这个沐幼安就是游无魂,因为数次重大事件,这个沐幼安的表现也太安静了,根本不像是一个在幕后发纵指使的人物。

    “好了,我都说了,你们别折磨他了,他从去年五月份脱党已经很久了,什么都不知道。”沐幼安的眼睛从仇越身上掠过,似乎在恳求着什么。

    “他知不知道,不试试怎么能知道呢?”耿朝忠阴笑着,看着仇越,微微点了点头道:“继续上刑!”

    “啊~~~~~~!你们杀了我吧!”

    仇越快要崩溃了,虽然针头根本没有落在他的身上。

    “那不行,你不能死,这逍遥椅很罕见,不坐够七七四十九日,最后凑个地煞天罡一百零八,怎么能完美?”耿朝忠笑道。

    “你是魔鬼啊啊啊!”仇越大声嘶吼,不知道是真的这么想,还是入戏太深,就连旁边的刑讯人身子都不由得抖了一抖。

    “用刑!针头上抹点辣椒油!”耿朝忠不为所动。

    “我说,我全都说!”

    仇越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显然,他已经完全崩溃了!

    “文建刚,你闭嘴!”

    沐幼安突然愤怒的看向了仇越,她没想到,仇越竟然连一时三刻都没熬过去!

    “他叫文建刚是吗?”耿朝忠在旁边适时插话,“我们可以让他潜回上海,打入上海地下党,哈哈,一次就可以消灭整个上海的zhōng gòng地下组织,文建刚,你要立功了!”

    沐幼安的脸顿时煞白一片,隔间里的戴雨农轻轻的拍了拍手掌,这小耿,审讯真是有一套!

    “上海的同志是不会信任他的,你们做梦!”沐幼安再也不能维持镇定了,她的嗓音里发出尖叫,再也不能维持昔日的形象。

    “不会吗?”耿朝忠冷笑,“来接应他的人已经死了,为了掩护他而死,而他,可是除掉了四个zhōng gòng叛徒的大功臣,上海的地下党,怎么可能不信任他?又怎么可能不把他列为重点培养对象?他会潜回上海,获取你们的信任,然后,从内部将你们一网打尽!甚至,他还会潜伏到江西苏区,将你们整个zhōng gòng,包括伍豪,老朱,所有zhōng gòng要人一网打尽!”

    耿朝忠绘声绘色的描述着,旁边沐幼安的脸也越来越苍白,紧接着,耿朝忠示意几个手下道:

    “带他下去,让他好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