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餐厅里,宫雨宁非常淑女的吃饭,虽然饿极了,也没有失去她从小练就的优雅,对面的贺凌初似乎并不饿,筷子慢悠悠的夹着他感兴趣的菜入口,目光时不时的看着对面的女孩。

        宫雨宁和他几次的目光交触,不过,现在即然他们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了,她也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面对他了。

        看来你在赌钱方面,非常有天赋嘛!你经常赌钱吗?宫雨宁知道他的赢钱,可不是像她一样,全靠运气的,他是完全凭实力赢来的。

        贺凌初慵懒的倚靠在位置上,执杯喝茶,回了她一句,偶尔玩玩。

        宫雨宁听完,不由替松了一口气,她是不喜欢赌博为生的人,像他这么年轻,要是真得陷入了赌博这种行业,那就太可惜了。

        如果你有空,就劝劝古昊,让他别在纠缠我表弟。贺凌初深邃的眸锁住宫雨宁,语气还透着一丝警告意味。

        宫雨宁夹菜的手微微一僵,她收回来,习惯性的咬着筷子看着他,你有没有真正了解他们?那万一他们是真心相爱的呢?

        贺凌初的俊颜立即阴沉难看,大掌在桌面上一拍,你胡说,我表弟根本不是他们那种人,只要古昊不缠着他,他便不会变成那样。

        宫雨宁吓得眼瞳一睁,咬着筷子的动作都吓怔了,她眨了眨眼,呆呆的看着他。

        贺凌初看着她惊吓的表情,才意识到自已的行为过度了,他环着手臂继续往椅背一靠,总之,这件事情,以后你不许插手,也替我带话给你朋友,不想死的就照我的话做。

        你这样太霸道了。宫雨宁望着他,直接评论。

        贺凌初不以为然的看着她,惹怒我,对你们没有好处。

        宫雨宁还以为赌场一行之后,两个人至少可以做朋友了吧!现在看来,这个男人根本不是这么想的,在他的眼里,她和古昊都成了他要争对警告的人。

        好啊!我会劝我的朋友的,但请你也不要太过分了。宫雨宁说完,她也吃饱了,她朝旁边走来的服务员道,我们这桌结帐。

        贺凌初几乎自觉的去拿他的钱包,而这时,宫雨宁更快拿出钱包,她抽出里面一张黑色的信用卡递给服务员,贺凌初拿卡的动作微怔。

        这顿饭是我叫你来吃的,我来请你。宫雨宁也在向他撇清拉远之间的关系。

        贺凌初拧了拧眉宇,把钱包放了回去,服务员把她的卡双手递了过来,宫雨宁回了一句谢谢,插回了她的钱包里。

        贺凌初看着她钱包里那一排金色黑色的卡,他便知道,这个女人家里果然不是缺钱的那一种,就他所知,刚才宫雨宁拿出来的那张卡,额度至少过一亿。

        你到底是什么人?贺凌初突然有一种兴趣,想要了解她的更多。

        宫雨宁整了整包,背在肩膀上看着他,非常客气的回答一句,我是什么人,恐怕和贺先生没有关系,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贺凌初明显的感觉到,他刚才的话惹到她了。

        不过,那就是他的本意,所以,他也不会多说什么,他站起身看了一眼宫雨宁,宫雨宁也看向他,两个人一起走出餐厅。

        这家餐厅原本就比较偏的走廊里,这会儿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这一层餐厅的方向就没有什么人了,应该都是娱乐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