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那位女士消失不见的地方几秒,帕切科侧过头来,对巴顿道:

    “走吧,回基金会。”

    “不去郊外了?”巴顿下意识问了一句。

    帕切科噙着笑容道:

    “你不是已经把瓶子送出去了吗?

    “没有再去郊外的必要了。

    “也许他的真实目的就是让我们将瓶子交给那位塔玛拉家族的女士,之前说的都是谎言。

    “当然,这都与我们无关。接下来,他们谁死谁活,都不存在无辜者,只是需要做一定的监控,预防他们之间的战斗波及普通人,而这将由警方来处理,不是基金会与‘合规部’的责任。”

    弗纳尔的状态看起来不像能完成这种程度的诡计……巴顿嘀咕了一句,没再多问,转身走向了门外。

    坦白地讲,返回基金会是他现在最想要的答案。

    刚才追问是否还要去郊外只是他一时冲动,是他多年以来都没有克服的老毛病。

    回到基金会,巴顿略有些忐忑地度过了一天,在繁琐重复的日常里迎来了傍晚。

    我原本觉得生活太单调,现在才发现单调的生活如此珍贵,唉,只希望之后都像下午一样,什么意外的事件都没有……愿主庇佑……巴顿停在自家门口,伸出右手,握成拳头,轻击了下左胸。

    完成祷告后,他才开门入内,摘掉帽子,脱下外套,将它们交给了迎上来的妻子。

    “弗纳尔究竟怎么了?”他的妻子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巴顿一脸镇定和淡然地回答道:

    “他得罪了一些人,正被追踪。警方已经接手了这件事情。

    “之后,弗纳尔如果再上门拜访,你不要让他入内,事后记得派人通知警察。”

    巴顿的妻子听到警方已经介入,顿时松了口气:

    “好的。”

    用过晚餐,和孩子玩了一会,巴顿找借口进入书房,坐到了窗户附近。

    他需要一个独处的空间,让自己的情绪彻底得到平复,从弗纳尔事件带来的恐慌中走出。

    为此,巴顿从抽屉里拿出一根香烟,叼到了嘴里。

    他没什么烟瘾,只是有的时候需要应酬,所以在家里和身上各准备了一盒卷烟。

    划亮火柴,点燃香烟,巴顿深深地吸了一口。

    他旋即后靠住椅背,看着烟气从自己口中和鼻子处一点点喷薄而出。

    那淡白色的气体迅速往四周弥漫,让巴顿油然想起了从弗纳尔口鼻中蹿出的雾气。

    隐约间,他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对巴顿来说,这不是太奇怪的发现,因为弗纳尔曾经在他的书房停留过,必然有留下一些痕迹,而普通人根本察觉不到。

    巴顿之前没闻到,纯粹是由于太过紧张和慌乱,注意力都放在了弗纳尔的下落和他遗留的文字上。

    当然,书房的血腥味非常淡,比不上旅馆那个房间和之前那处废墟,也是原因之一。

    香烟的气体自由扩散间,巴顿的眼睛忽然眯了一下。

    他有了某种不好的感觉!

    瞬息之后,那些淡白的气体往一个方向收缩,带着血腥味道,组成了一道人影。

    这人影上半身很正常,有一个标志性的红鼻头,正是考古学家弗纳尔。

    而他的下半身完全由气体缭绕而成,仿佛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