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玛拉……巴顿咀嚼着这个名字,思考起它代表什么。

    他不再像第一次发现自己能听见别人不能听见的声音时一样,惊恐慌乱地左顾右盼,寻找究竟是谁躲在暗处说话,并时刻准备着抄起根木棍,冲过去给对方一棒,他相当镇定地立于原地,边思索边观察帕切科这位“合规部”副主管的反应。

    帕切科瞥了他一眼道:

    “你对第四纪历史有研究吗?”

    “有一定的研究。”巴顿谦虚地回答道。

    这一刻,他没假装自己对第四纪的历史毫无了解,一是本身性格不允许,二是他的职位就来自历史方面的学术修养,如果在这个领域有重大缺陷,那他很可能明天就会被基金会辞退。

    帕切科望向房门道:

    “那你听说过塔玛拉这个姓氏吗?”

    “听说过。”巴顿本能就侧头看了帕切科一眼,“在零散稀少的第四纪史料里,塔玛拉这个姓氏出现了好几次,频率仅次于图铎、所罗门和特伦索斯特。从这一点可以初步判断,这代表第四纪某个帝国的大贵族。”

    说到这里,巴顿停了一下道:

    “弗纳尔最近发现了一些第四纪遗留下来的废墟。”

    因为旅馆服务生就在旁边,他没直接点出塔玛拉这个姓氏可能与弗纳尔当前的异常有关。

    帕切科没做回应,侧头对旅馆服务生道:

    “我是一名负责刑事案件的警官,我怀疑这个房间的住客遭遇了不幸,请你立刻拿钥匙开门。”

    说话的同时,帕切科拿出了一本证件,展示给对方看。

    旅馆服务生先是吓了一跳,然后仔细看了看证件:

    “好,好的。我去拿钥匙!”

    他边说边转身跑向了楼梯口。

    “你是一名警察?”旁观的巴顿愕然脱口道。

    帕切科低头看了眼掌中的证件,呵呵笑道:

    “这本证件是绝对真实的,也是从合法渠道得来的。”

    为什么要说得这么复杂……巴顿习惯性回道:

    “我不关心它的真假,我只想知道你究竟是不是一位警官。”

    帕切科笑了一声:

    “这取决于你怎么认知。”

    这样的回答让巴顿有些暴躁,但作为标准的鲁恩绅士,明白对方不愿正面给出答案后,他还是礼貌地闭上了嘴巴。

    当然,对方是“合规部”副主管这件事情也是参考因素之一。

    两人沉默之中,旅馆老板和那名服务生一起回到了三楼。

    认真检查过帕切科手中的证件,比对了下照片和真人后,旅馆老板边拿出钥匙开门,边低声抱怨道:

    “怎么会出事?一点动静都没有。”

    一家高档旅馆要是出了涉及人命的刑事案件,那绝对会影响自身形象的,甚至因此遭遇破产。

    “不用太担心,也许只是一些小问题。”帕切科态度亲近地宽慰了对方一句。

    “希望吧,愿女神庇佑。”旅馆老板收回手,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下,画出繁星。

    接着,他轻推房门,让它缓缓敞开。

    这一刻,房间内部似乎终于和外界打通了,淡淡的血腥味弥漫了出来。

    “噢……”旅馆老板察觉到了这一点,只能用一个语气词表达自己的失望和惊恐。

    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