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之间,巴顿身上的汗毛全部耸立了起来。

    虽然他没法肯定自己闻到的就是血腥味,但他略微异于常人的灵感告诉他,这就是血液的味道。

    弗纳尔遭遇了不幸?就像当初我所在的那个考古队?不,这信封上根本没有血液残留,怎么会散发出血腥味?短暂的,极致的恐惧后,巴顿刷地站了起来。

    作为一个普通人,面对这种事情,他本能的反应只有一个。

    那就是报警!

    巴顿刚拿着信封,离开座位,忽然记起了一件事情:

    “鲁恩古物搜集和保护基金会”内部有明确规定遇到类似的状况该怎么处理——如果一个项目出现了令人恐惧的或者无法理解的现象,立刻中止一切,向“合规部”汇报,由他们来负责后续。

    巴顿一直不太理解为什么要去找“合规部”,在他的认知里,这是一个处理条款,审查项目是否有违规现象的部门,与对付未知的危险扯不上任何关系。

    可是,基金会的创始人,那位奥黛丽.霍尔小姐当初审核内部工作守则时,没做太多的改动,只添加了这么一条,所以,高层们都不愿意为此和她争论。

    很明显,我更宁愿去找安全主管……巴顿边咕哝边走出办公室,一路来到了位于走廊尽头的“合规部”。

    咚咚咚,他努力平复下心情,很有绅士风度地敲了三下门。

    “请进。”里面传出了一道没什么特色的嗓音。

    坦白地讲,巴顿对“合规部”的同事们几乎没什么了解,只知道他们冷酷无情,行动迅捷,抓出了一条又一条骗取基金会资助的内部蛀虫。

    深吸了口气,巴顿拧动把手,推开了房门。

    在他的想象中,“合规部”应该是在一个异常阴暗的环境内工作,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时不时低声交流几句,决定一个项目和它负责人的命运,可是,最先映入他眼帘的是明媚的阳光、色彩鲜艳的摆设和大气敞亮的布局。

    “有什么事情吗?”一位黑发棕瞳,外表没什么特色的“合规部”雇员迎了上来。

    他穿着厚重的黑色呢制大衣,似乎不是太能承受东切斯特湿冷的冬季气候。

    另外,巴顿察觉到,这位“合规部”雇员的口音偏贝克兰德,要么出生于那里,要么在那里待过很长一段时间。

    不是那么冷漠,机械,难以相处,甚至让人觉得亲切……巴顿一边闪过了类似的想法,一边急促开口道:

    “我们的一位合作伙伴似乎出了状况!

    “他寄来的信只有信封,没有内容,上面还带着点血液的味道。”

    那位“合规部”雇员没什么表情的变化,轻轻颔首道:

    “把信封给我看一看。”

    巴顿随即递出了考古学家弗纳尔的“来信”。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察觉自己刚才有点不礼貌,忙又问道:

    “抱歉,该怎么称呼你?”

    那位“合规部”雇员将信封举到了阳光下,仔细看了起来,并随口回答道:

    “帕切科.道恩,‘合规部’副主管,一位资深的事务律师,你直接叫我帕切科就行了。”

    不等巴顿回应,帕切科放下手臂,表情严肃了几分道:

    “确实有一定的异常。

    “初步判断,这封信来自城内的克劳夫旅馆,我曾经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知道他们喜欢在特制的信封和信纸上印薰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