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一个觐见教皇冕下的机会。”

    巴顿听见一位穿着深蓝色主教袍的男人对自己说道。

    而无论他怎么用力,都难以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只觉那张脸孔仿佛盖着灰蒙蒙的气体。

    当然,这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作为主虔诚的信徒,能够觐见祂在地上的代行者,绝对是巴顿有生以来最为荣耀的事情。

    这让他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身体轻轻颤抖地跟在那位主教的后方,一步一步地进入了前方大厅。

    对于这座大厅,巴顿同样没法具体描述,只知道它很恢弘很华丽,给人极大的压迫感,让他只能顺从地低下脑袋。

    终于,他来到了台阶前。

    这一刻,他似乎得到了允许,下意识抬起了脑袋。

    然后,他看见了一条金毛大狗。

    这条狗穿着深蓝如同帘幕的华丽长袍,戴着镶嵌多种宝石的三重冠冕,坐在巨大的宝座之上,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巴顿愣住了。

    这,这是教皇冕下?巴顿又惊又慌,心底涌现出了强烈的恐惧。

    他猛地睁开眼睛,看见了照亮天花板的晨曦。

    呼,呼……巴顿坐了起来,轻轻喘气,试图让自己尽快脱离刚才梦境的影响。

    “发生了什么?”他的妻子察觉到了异常,直起身体道。

    巴顿摇了摇头:

    “一个噩梦。”

    他没有如实告诉妻子,自己梦见教皇冕下是一条金毛大狗。

    他敢打赌,自己的妻子肯定会一脸惊恐地说:

    “你怎么能有这么亵渎的认知?”

    到了那个时候,他只能耸耸肩膀道:

    “开个玩笑。”

    不能将烦恼带入家庭生活,这里是放松心情的人间天国……而且,女人很难理解较为深奥的问题,她们的长项在于感性思维、富有爱心……巴顿没再纠结自己的梦境,翻身下床,去盥洗室刷牙。

    等到用过早餐,吻别妻儿,他离开住处,乘坐无轨公共马车前往城区边缘的工作地点。

    他供职于“鲁恩古物搜集和保护基金会”,有着不菲的薪水,在东切斯特郡首府斯托恩城这种地方都算得上中产阶级。

    途中,巴顿无聊地打量起了外面的街道。

    因为没怎么受之前战火的直接影响,斯托恩城还保留着原本的繁华,马车、自行车、行人和野狗交错来往,热闹而喧嚣。

    对于这样的场景,巴顿早已习惯,原本不会有什么感触,但昨晚的梦境让他每看到一条野狗就浑身不自在,仿佛那是教皇冕下的化身,需要行礼致敬。

    “风暴在上,请接受我的忏悔。”巴顿抬起右手,握成拳头,轻击了一下自己的左胸。

    过了一阵,他抵达了“鲁恩古物搜集和保护基金会”,一边和同事们互相问候,一边走入了自己的办公室。

    挂好帽子和外套后,巴顿放松下来,悠闲地给自己准备起加了些奇特草药的红茶——他已接近中年,各方面的精力都在下滑,总是希望能用较为简单的,不怎么受苦的方式弥补一下身体。

    弄好红茶,巴顿拿起摆在办公桌上的几份报纸,打算先调整下状态再开始工作。

    “贝克兰德上季度的经济状况大幅度变好……”

    “苏尼亚海和狂暴海上又多了一名被称为王者的海盗,‘星之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