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灵界更加抽象,仿佛囊括着整个宇宙所有权柄和象征的星界之内,所有事物都呈现了出来,而照亮这里的光芒并非平均分配,它们主要集中在几个地方,层层叠加,交织成了仿佛厚棱镜的斑块。

    这样的斑块共有三个,它们分别封住了不同的的虚幻国度。

    那些国度有的长满了鲜艳的花朵,天空一直明亮,有的似乎由一本本或摊开或合拢的书籍组成,不同的身影穿梭其间,以阅读为乐,有的是一片笼罩着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永不停息的无垠大海。

    下一秒,这三个不同的国度内同时产生了剧烈的变化。

    天空一直明亮的地方,所有花朵都发出了光芒,仿佛变成了一个又一个微缩的,炽烈的太阳。

    这数不清的小太阳交织起来,齐齐投入了国度深处急速蹿升的那轮异常刺眼的金色太阳中,让它散发出了可以照亮整个世界整个星系的灼热光芒。

    可是,无论这轮接近真实的太阳挥洒出多少能量,制造出多少超高温火焰,它都无法突破厚棱镜般的光之斑块。

    它摧毁一层,对方就新生一层,速度不比它慢。

    星界另外一处,各种图书组成的奇妙国度表层,同样的光之斑块上,一点点黄铜色的微光飞快游走,勾勒出了一个又一个神秘的符号,似乎在寻找可以一击让屏障毁坏的结构关键点或有效办法。

    这个过程中,微光有形成一双虚幻的眼睛,直接看到薄弱处,创造薄弱处的眼睛。

    而光之斑块内部,同样有类似的微光在游走,一遍又一遍重构着自己,改变着结构关键点。

    这让双方看起来似乎是在比拼计算能力,一时之间分不出胜负。

    那片被闪电、狂风、暴雨笼罩的无垠大海深处,一点光芒骤然亮起。

    它带着部分物质,接近了速度的极限,以此创造出了可以毁灭星球的狂暴“波浪”。

    这样的“波浪”连同那点光芒,接连不断地拍打着厚棱镜般的光之斑块,让它掉落了数不清的辉芒。

    不知什么时候,光之斑块内荡漾起了一片仿佛包容所有颜色所有可能的虚幻海洋,这似乎带来了周围环境的凝固,让携带风暴的光点难以遏制地变慢了许多,然后,这光点又加速,又变慢,又加速,又变慢,一直重复,不肯放弃。

    以“混沌海”为源泉,以自身和“真实造物主”为支柱,“空想”出三个唯一性,并将它们纳入这个体系的亚当似乎超越了序列的限制,成为了半个旧日,仅凭一己之力就强行压制住了“永暗烈阳”、“风暴之主”和“知识与智慧之神”,将这三位序列0真神困在了各自的神国内部!

    这一刻,祂仿佛回归了最巅峰时的状态,变回了搏杀一个又一个古神的那位远古太阳神。

    祂以“空想家”和“倒吊人”这两条途径为重生后的根基,除了它们各自具备复活的特殊,还因为这是祂研究出来的,最有概率成为“上帝”的选择:

    以“空想家”和“倒吊人”两条途径之一成为真神,初步掌握了“混沌海”后,依次收回剩余的唯一性和序列1非凡特性,是晋升“星界之主”相对最容易,风险最低的道路。

    而这里面,“空想家”相比“倒吊人”还多一点特殊之处。

    当“空想家”初步驾驭“混沌海”,并在某种程度上容纳了第二份唯一性和相应序列1非凡特性后,祂可以依靠“空想”,具现出剩余的,虚假的象征和权柄,让自己在短时间内获得超越序列的层次,拥有半个旧日的实力。

    不过,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