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巨大石椅上的半个“愚者”,克莱恩脑海内闪过了刚才经历的那一幕幕与夜之国相关的场景,一时有些感触。

    对于安提哥努斯,他了解并不多,甚至好几次差点因对方“霍纳奇斯……弗雷格拉……”的呓语失控,所以,此刻谈不上有什么同情,只是有点感同身受:

    那始终徘徊于梦中的毫无疑问是过去最美好的记忆之一。

    就算天生属于超凡物种,安提哥努斯似乎也深深地眷念着曾经那个平静宁和的封闭小国。

    克莱恩缓慢地吐了口气,将目光从那位脸上长着粗黑狼毫的男子身上移开,落到了巨大石椅的旁边。

    一本由薄薄黄铜组成的书册静静地摆放于那里,上面不断地交替浮现着三条水银色文字书写的规则。

    “0—02”,“特伦索斯特黄铜书”。

    利用类似“嫁接”的能力完成了封印?嗯,似乎还更进了一步,不仅仅只是将开始部分直接连到了收尾规则,而且还愚弄了“特伦索斯特黄铜书”的灵智,让它忽略掉了被跳过的中间部分,未尝试做出改变,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克莱恩瞄了眼“0—02”,若有所思地无声自语了几句。

    这让他对“愚者”会具备什么能力有了一定的猜测。

    没去多想,克莱恩让“诡秘侍者”秘偶将起点和终点“嫁接”在一起,一步走至巨大石椅旁,拾取起了那本“特伦索斯特黄铜书”。

    他这一方面是排除掉接下来可能存在的干扰,另一方面是试探安提哥努斯当前的状态。

    见那半个“愚者”依旧沉睡,无法从永眠中摆脱,克莱恩稍微松了口气,让秘偶拿着“特伦索斯特黄铜书”退至宫殿入口,等待于那里。

    他之所以不让分身去拿这件“0”级封印物,是因为担心与源质存在一定联系的“特伦索斯特黄铜书”会在自己容纳“愚者”唯一性的关键时刻,展现被动的负面影响,让局势往不好的方向急坠而去。

    ——在规避封印物负面影响上,秘偶绝对要强于分身。

    这也是克莱恩没带“星之杖”的原因,他不能将一颗定时炸弹放在身边。

    平时还好,他可以依靠位格、层次和能力强行压制“星之杖”,但容纳“愚者”唯一性的过程中,他会非常脆弱,没办法干涉周围的人和事,稍有一点意外就可能当场失控。

    而为了应对“源堡”被封,无法借用力量的情况,克莱恩又不得不带上可以提供“传送”能力的封印物,于是,他选择了“蠕动的饥饿”。

    这一刻,面对一位掌控着唯一性的天使之王,克莱恩感觉左掌的人皮手套本能地有些颤栗。

    他随即用右手抚摸了下“蠕动的饥饿”,用开玩笑的口吻低语道:

    “不用担心,你只是一个历史孔隙中的影像。”

    以这种方式化解了精神的超额紧绷后,克莱恩环顾一圈,确认了没有其他事物需要处理。

    紧接着,他以手按胸,郑重地对安提哥努斯行了一礼。

    等他直起身体,抬起脑袋时,他的眉心凸显出了一个复杂的,神秘的,虚幻的烙印。

    这烙印就如同一座沾染些许青黑的奇异光门,不断地往周围散发出淡薄的灰白雾气。

    下一秒,克莱恩探出右手,隔着不算远但也绝对称不上近的距离,将安提哥努斯的身体“包容”于五指之间。

    他的手指迅速合拢,腕部一拧,完成了“窃取”。

    他什么都没有获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