掂量了下手中的鸟型黄金饰品,克莱恩很快返回了现实,随意挑了个空旷之地,布置祭坛,举行献祭仪式。

    对于卡尔德隆这座亡者之城隐藏的其他秘密,对于“永暗之河”与徘徊其中的模糊身影们,他暂时没有深入探究的想法,因为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准备做,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想请教“黑夜女神”。

    很快,他举行好仪式,让烛火与灵性材料结合,形成了一扇“献祭与赐予之门”。

    没有犹豫,克莱恩将那个鸟型黄金饰品放入了风中,仍由它穿过缓缓敞开的神秘大门,消失在了无垠黑暗中。

    下一秒,他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被强行拖入了梦境。

    梦境的中央是一座仿佛与周围黑暗融为了一体的哥特式宫殿,它细节精美,色泽黯淡,却不失华丽。

    克莱恩从一丛丛夜香草、深眠花中穿行而过,步入了这座宫殿。

    大厅最深处,“黑夜女神”坐在一张形制古老的高背椅上,依旧穿着那身层叠却不繁复的幽黑长裙。

    长裙上的点点璀璨与宫殿穹顶、墙壁、圆柱上的辉芒彼此映照,营造了一片安静梦幻的星空。

    脸孔仿佛蒙着层层薄纱的“黑夜女神”拿着那个鸟型黄金饰品,缓缓站了起来,沿台阶往下,走到了克莱恩的面前。

    祂的声音如同一首小夜曲般响起:

    “你有什么想问的?”

    克莱恩礼貌地摘掉礼帽,微微欠身道:

    “我想知道笼罩‘永暗之河’的灰白雾气是否与那位‘诡秘之主’有关。”

    也就是“福生玄黄天尊”。

    “黑夜女神”的头部虽然让人看不清楚,但却直观地让克莱恩感觉到祂似乎笑了一下:

    “是的,而且不止‘永暗之河’被灰白雾气笼罩,班西港那扇门后的城市和整个西大陆,都被灰白雾气笼罩着。”

    克莱恩迟疑了下道:

    “这是一种封印?”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颔首道:

    “对,除了‘源堡’和‘混沌海’,其余所有源质都被那位‘诡秘之主’封印在了西大陆。”

    “永暗之河”、“母巢”、“灾祸之城”、“暗影世界”、“失序之国”、“知识荒野”和“光之钥”都被“天尊”封印到了西大陆?这会不会太过分了?真是大手笔啊……难怪班西港那扇门后的城市就如同曾经的魔都……这是“灾祸之城”影响了现实中的那座城市,以及班西,然后,在某种程度上也因它们产生了一定的变化?克莱恩又是恍然又是惊叹。

    之前在班西看到门后景象时,他就怀疑那与西大陆有关,并且根据班西是“红天使”梅迪奇家族所在地这条线索,怀疑门后是“灾祸之城”这份源质的映射。

    沉默了片刻,克莱恩没有掩饰自己的感受,坦然喟叹道:

    “那位‘诡秘之主’的强大超乎了我的想象……

    “这样一位能称之为宇宙支柱的旧日,怎么会无声无息陨落?”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摇了下头:

    “并非没有声息。

    “从现在的一些线索可以推断,祂是和古老年代里那位‘上帝’一起陨落的。

    “那位‘上帝’的尸骸在‘混沌海’中形成了第一块‘亵渎石板’,石板的旁边就是‘偷盗者’途径的唯一性。”

    也就是说,第一纪中期,“诡秘之主”与那位“上帝”发生了一场异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