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然徘徊于“永暗之河”的“死神”萨林格尔望向了被灰白“蚕茧”包裹的克莱恩。

    祂那双苍白火焰即将熄灭的眼睛内,瞬间映照出了别于克莱恩胸前的鸟型黄金饰品。

    下一秒,低沉的吼声从祂腐烂的口中传出,回荡在了河流的上空,让整个卡尔德隆城出现了明显的摇晃。

    那条时而卷起,时而下落,时而深暗,时而苍白的支流随之高涨,向着石制阶梯的尽头,向着克莱恩疯狂涌来。

    这个过程中,虚幻的潮水更多地与灰白雾气结合,呈现出了类似的颜色。

    灰白的洪流一波又一波地拍打起克莱恩的身体,却无法摧毁他身边的“蚕茧”。

    “死神”萨林格尔腐烂的身躯一步又一步地走到了支流的边缘,可怎么都脱离不了,只能站在那里,疯狂地嘶吼。

    克莱恩的目光越过祂,看向了支流两侧徘徊的难以数清的模糊身影们。

    它们其中一部分已被高涨的潮水卷到了支流中央,难以遏制地沉入河底,冰霜般融化。

    剩余的那些没有一点恐惧,保持着木然迷茫的状态,永无止境地来回走动。

    一眼望去,克莱恩看见了许多道熟悉的身影。

    它们都属于同一个人,属于肤色古铜,五官柔和的阿兹克.艾格斯。

    这位“死亡执政官”似乎分裂成了多个自己,在“永暗之河”两侧的苍白石柱间茫然徘徊。

    这……克莱恩心中一动的同时,右腿突然一阵冰凉。

    他下意识低头,看见了一只苍白的手掌。

    那手掌穿透了灰白的“蚕茧”,抓在了他的小腿上。

    而这只手掌的主人沉浮于涌来的洪流内,如同一只水鬼,要将克莱恩也拉入深水之中。

    它的攻击竟然可以无视“源堡”的气息!

    察觉到克莱恩的注视,苍白手掌的主人抬起了脑袋,显露出自己的面容。

    他黑发褐瞳,五官普通,有着些许书卷气。

    克莱恩.莫雷蒂!

    这“水鬼”是克莱恩.莫雷蒂!

    下一秒,克莱恩的左腿、右肩、左臂也被不同的苍白手掌抓住了。

    这让他浑身冰凉,灵体宛若冻结,所有的非凡能力都使用不出来,就连挣扎都难以办到。

    那三只苍白的手掌分别属于不同的模糊身影,而这些不同的模糊身影有着一样的脸孔。

    克莱恩.莫雷蒂的脸孔!

    在这四个“水鬼”的拖拽下,克莱恩的身体渐渐脱离灰白的“蚕茧”,沉入了洪流之中。

    他的身体越来越冰冷,他的思绪渐渐沉寂,他的视界一点点变黑,最终只剩下晃荡的,无光的波浪。

    灰雾之上,古老宫殿内,克莱恩的意识回归了本体。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探出手掌,调用“源堡”的力量,通过自己与历史投影间的联系,从后者身上窃取走了一件物品。

    一点金芒闪过,克莱恩握住了那个鸟型黄金饰品。

    与此同时,他解除了对历史孔隙影像的维持。

    那“溺死”在永暗洪水中的身影随之消失。

    “可以无视‘源堡’的气息,说明那四道身影真的是我……可我怎么会被困在‘永暗之河’的支流内,永无止境地徘徊?四道身影,四道身影……”克莱恩表情沉凝地轻敲起斑驳长桌的边缘,在笃笃笃的声音里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