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清楚阿蒙现在究竟处于什么状态,所以,克莱恩没敢耽搁,精神问题初步解决后,立刻就来到卡尔德隆,准备取“永暗之河”的河水。

    而因为这涉及源质,他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占卜和预言,模糊看见一些画面,无法准确地做出判断。

    环顾了一圈,克莱恩抬手召唤出自己几分钟前的历史孔隙影像,让本体回归了“源堡”。

    他的意识随即转移到了投影身上,让它拥有了实质的存在感。

    接着,克莱恩又往虚空中抓了一下,抽出了“星之杖”历史投影。

    坦白地讲,在能通过“源堡”使用“学徒”途径序列0以下的大部分非凡能力后,克莱恩其实已不是那么需要“星之杖”这件“0”级封印物了——后者具备的神奇,他基本都能再现,而且几乎没有负面效果。

    但是,他始终认为,一位天使还是得拥有一件近战武器,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入主动型超凡能力失效的困境中。

    在神秘世界里,这绝对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无论“仲裁人”途径的规则限制,还是某位外神带来的一定程度内的超凡失效,都有可能达成类似的效果。

    这种情况下,抄起一根坚硬的,自带一些被动效果的手杖,直接打爆敌人的头颅,不失为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

    作为一名“占卜家”途径的天使之王,做好各方面的准备是一种本能!

    掂量了下“星之杖”,按了按头顶礼帽,克莱恩从“源堡”内拿出那个鸟型黄金饰品,将它别到了自己左胸位置的口袋上。

    然后,他一步迈出,进入了曾经是远古死神——不死鸟始祖格蕾嘉莉神国的卡尔德隆城。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看不到底部的深坑,各种奇形怪状的建筑绕着这深坑,一圈又一圈往下延伸,组成了一座超乎寻常人认知的恢弘城市。

    那些建筑有的是耸立于苍白石柱顶端的单体房屋,有的是长长方方的巨型棺材,没有窗户,房门开在了屋顶,有的直接就是一个墓坑,入口处立着石碑,有的由各种各样的白骨搭建而成,显得颇为凌乱……

    越靠近深坑底部,建筑保存的越完整,越靠近上方,垮塌的越多,充满时光冲刷的衰亡和破败。

    克莱恩只是看了一眼,就让身周浮现出了淡淡的灰白雾气,直接凭借“源堡”的位格,抵御住了卡尔德隆将所有生灵转化为亡者的规则。

    变为亡者对他来说,倒不是什么太负面的影响,只是他本人不喜欢那种冰冷淡漠的感觉。

    “之前上涨的‘灰白洪水’都退去了……”戴礼帽穿风衣提手杖的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一步就迈入了肉眼可以看见的卡尔德隆深处。

    他这次利用的是“偷盗者”途径的非凡能力,直接窃取走了感知范围内的距离,以此避免和这座神秘城市内活跃的各种危险怪物纠缠。

    这并非他害怕,该害怕的是那些怪物才对,若非他不想浪费时间,其实不介意趁机搜集一批秘偶,填补“乌托邦”被毁灭造成的损失。

    除了这个原因,克莱恩还谨慎地顾忌着另外一点:

    卡尔德隆是亡灵城市,地底最深处很有可能流淌着“永暗之河”,而秘偶在本质上来说已经是亡者,一旦接近地底,就有可能出现异变。

    一“步”一“步”的深入中,克莱恩发现自己有点想多了:

    隐藏在这座奇异城市中的各种怪物,没有一个敢于出现,“源堡”的气息让它们求存的本能战胜了疯狂的倾向和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