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姆林隐约感觉到“大地”和“月亮”两条非凡途径可能存在一些异常,但没有当面向洛雷托大主教提出这个问题。

    他看起来不会回答……还是等下次塔罗聚会,请教“世界”、“倒吊人”他们……埃姆林边微不可见地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清楚神恩者和神眷者的区别,边暗自嘀咕了两句。

    他没考虑寻求“愚者”先生的解答,是觉得相应的问题也不会太大,没那个必要,毕竟血族的公爵、侯爵、伯爵们都还活得好好的,大地母神教会也没有特别负面的消息流传。

    同时,刚才的猜测也让埃姆林联想到了“原始月亮”这个不知是邪神还是高位恶魔假扮的存在,祂对“月亮”途径有着明显的影响力,曾经让不少向祂祈祷的血族当场失控,变成只知道交配和生殖的怪物。

    埃姆林怀疑,这就是给予假神启、假神谕的邪恶存在之一。

    见他没有多问,洛雷托收起手中的文书,思索了下道:

    “这就是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

    “另外,宗座希望你能在贝克兰德组建起三到五支以血族为核心的非凡小队。”

    “黑夜教会和风暴教会没有意见吗?”埃姆林一向遵纪守法,最多也就去医院偷喝些血液,下意识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洛雷托笑容慈和地说道:

    “这正是他们要求的。

    “随着蒸汽教会的绝大部分势力退出,鲁恩的官方非凡者相当紧缺。

    “虽然黑夜教会和风暴教会也收编了一批不想离开鲁恩的‘机械之心’成员和基层的神职人员,但那终究只是少数,而且他们还得兼顾弗萨克那边的清理和海外独立殖民地教会的维持,所以,希望我们能提供一定的帮助。

    “这对我们在鲁恩传教有不小的好处,不过,你要记住,在这里,我们必须足够克制,不能大肆传教,和残存的蒸汽教会处于同一水准就行了,当然,我们的信徒数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追赶得上现在的蒸汽教会,这需要一代人,两代人,甚至三代人的努力。”

    对,保持现在的规模,有一定程度内的发展就足够了……大肆传教多麻烦……埃姆林松了口气,平静回应道:

    “好。”

    …………

    苏尼亚海,“慷慨之城”拜亚姆。

    阿尔杰身穿绣有闪电和海浪符号的主教长袍,戴着一枚金属制成的风暴圣徽,站在海边山脉的峰顶,眺望着岛上森林的另外一边。

    那里的树木少了很多,周围的丘陵、小山则被一一夷平,显露出了一个隐蔽的港口。

    那是曾经属于反抗军的私港,规模肯定没法和拜亚姆的港口比,但也有中等规模,足以维持很多人的生活。

    此时,港口附近已初步建立起来一座风格豪放粗犷的城市,那城市并不大,可能只有拜亚姆五分之一,甚至还不到。

    它的中央并排竖立着两座高塔,一个圆顶,一个尖顶,皆呈奇异的银色,在太阳照耀下反射出了略显刺目的光芒。

    围绕着这双子塔,铺开了很多条水泥砌成的道路,它们或通向一座座以石头为主材料的建筑,或连接着宽阔的广场和训练场,道旁皆已种上青翠的树木,给人一种蓬勃繁盛的感觉。

    阿尔杰知道,这座城市内目前居住的不只是白银城的居民,还有来自月城的人。

    那些人大量畸形,暂时不太愿意和拜亚姆,以及岛上其余城市的居民接触,只是通过白银城的人采购必要的生活物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