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号”绕着那座原始岛屿航行了三圈后,终于向着被暴风雨笼罩的远方驶去。

    贝尔纳黛缓慢地收回视线,将目光放在了漂浮于空中的“贤者额饰”上。

    作为一名“预言大师”,她清晰看见了晋升的契机,明白自己已完成了相应的仪式,阻止了一场涉及高层次力量的灾难。

    但代价却是亲手封印了自己的父亲,思念了一百多年,追寻了一百多年的父亲。

    “这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啊……”贝尔纳黛看着那钻石镶嵌成的竖眼,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离开因蒂斯后,她主要的心愿有两个,一是调查清楚那些事情的真相,看自己是否误解了父亲,二是沿着父亲遗留的足迹,看看他曾经经历过什么,有没有复活的可能。

    第一个心愿,贝尔纳黛已经完成,事情的真相就是,她确实误解了自己的父亲。这让她不再那么痛苦,不再那么纠结,对父亲的怨恨彻底消解,但又平添了许多愧疚。

    抱着这样的愧疚和长久以来的思念,她努力去实现第二个心愿,可最终的结果却相当的不美好。

    如果一直没有希望,她可能不会有这么大的情绪反应,但她明明看见了曙光,看见了父亲,却不得不亲手让他重归沉眠。

    默然了好一阵,贝尔纳黛略微失去焦距的眼眸重新变得清澈。

    她不再犹豫,不再自责,不再产生种种负面情绪,坚定地抬起右手,于虚空中勾勒出一个又一个闪烁星辉的古老单词,召唤出了那个上半身人下半身风的灵界生物,从它那里拿回了“贤者”魔药的部分辅助材料。

    至于剩下的部分,因为不需要特别保存,就在“黎明号”的收藏室内。

    没过多久,贝尔纳黛借助“苍白的死亡”,粉碎了“贤者额饰”,调配好了那瓶可以让她晋升序列2的魔药。

    看了眼咕噜噜冒着气泡,而每一个气泡内都藏着一只透明眼睛的“贤者”魔药,贝尔纳黛神情坚毅地抬起右手,将玻璃瓶凑到了嘴边。

    她知道,这个时候需要的不是悲伤,不是矫情,而是坚定的内心和前行的意志,因为要想帮助她的父亲罗塞尔大帝摆脱污染,彻底复活,需要更高的序列和更强大的实力。

    为此,她愿意将痛苦埋葬到内心最深处,不让它影响到自身的精神状态,只在夜晚无人时,才将它翻出来,独自品味。

    随着“贤者”魔药的入口,贝尔纳黛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虚幻。

    她分解成了一股股庞杂的知识,往着信息洪流的存在形式转变。

    整条“黎明号”,乃至周围的狂风、暴雨、闪电、海水、波浪都随之失去了实感,仿佛还原成了最底层最本真的各种各样信息。

    对于绝大部分“窥秘人”途径的序列3而言,这样的状态是非常危险的,如果意志不够坚定,运气不够好,准备不够充分,自身化成的知识洪流在几秒钟内就会被外在的各种各样信息渗透,冲刷,同化,飞快失去意识,再也无法重组出身体,变为神秘学里非常诡异非常难对付的一种怪物:

    知识妖精!

    这又称“信息生物”。

    贝尔纳黛依靠“贤者额饰”,曾经多次化身信息洪流,虽然都局限于两三秒内,不会维持太久,但也算有点经验,此时,她竭力维持着自身意识的存在,并与阻止一场高层次灾难产生的灵界信息建立起了某种联系。

    那些信息有着她的鲜明烙印,且涉及很高层次,显得异常“坚固”,短时间内不会被其余信息冲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