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雾之上的克莱恩瞳孔瞬间放大,下意识就低头看向了身前的斑驳长桌。

    那里反扣着四张背面花纹不太一样的“亵渎之牌”。

    这一刻,他有点后怕,又有点庆幸,感觉自己是蒙着眼睛在深渊的边缘徘徊了几圈,却始终没有掉下去。

    如果他致力于搜集“亵渎之牌”,凑齐了二十二张,或者得到了“母亲”牌,以他喜欢容纳不同纸牌,获得对应位格和特质的习惯,现在说不定已经被那位“堕落母神”侵蚀,不知道在孕育什么东西了。

    不过,我又不是罗塞尔,哪怕有“母亲”牌,应该也不会容纳,而且,为了不让神灵找到,“亵渎之牌”是非常难以搜集的,几乎无法凑齐……这看来属于“堕落母神”随手做的布置,要是哪个人不幸得到了“母亲”牌,那就将成为这个世界的隐患之一……克莱恩收回视线,继续通过自己的“替身纸人”,望向那张铁黑色座椅上的罗塞尔.古斯塔夫。

    此时,罗塞尔的身体略微起来了一点,声音时而低沉时而高亢:

    “万物皆有神性……

    “最初还活着,活在每个人的体内!”

    克莱恩眉头微微皱起,竟不知现在说话的是罗塞尔,还是他体内的那轮红月。

    对于这方面的隐秘,他不仅早已有一定的了解,而且还亲身体验过,经历过,如今并不那么惊悚和恐慌,只是联想起了以前看过的极光会教义:

    他们宣扬造物主无处不在,存在于每个生灵体内,所以,万物皆有神性,神性丰厚到一定程度就能成为天使,而现在的正神不过是更强大一点的天使。对于普通人来说,只要能够把握到生命的实质是精神的旅行,有意识锤炼精神,增强精神,找到属于自己的神性,并与更多的神性合而为一,那就能摆脱凡躯,变成天使。

    当初只是觉得极光会这种邪教都有一套完整的神秘学和宗教学理论,和正统教会一样正规,现在却可以解读出潜藏于那些话语下的真相……这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真的没错,唯一的问题在于,融合了更多的神性后,还是不是自己……“真实造物主”竟然把这个世界最深层次的隐秘之一放入了自己的教义里,不怕哪位信徒突然顿悟,知晓了地底的污染,被侵蚀成最初复活的容器之一吗?这“倒吊人”真的有点疯啊,理智并非时刻在线……克莱恩在心里嘀咕了几句,等待着罗塞尔说出更多的话语。

    两三秒过去,始终在消逝沉眠和获得新生间徘徊的罗塞尔坐回了铁黑色的宝座,喘了口气,没有说话。

    克莱恩随即操纵纸人开口道:

    “你刚才说的那些话语,哪些该相信,哪些该提防?”

    罗塞尔笑了一声道:

    “你自己考虑。

    “呵,这不就是你们‘占卜家’说话的风格吗?”

    他没去等待克莱恩的回答,自顾自般说道:

    “制造‘苍白的死亡’那张面具时,我察觉到了一件事情:第四纪那位死神可能还没有彻底陨落,而且留下的复活伏笔不止一个,其中部分或许与那条‘永暗之河’有关,呵呵,‘死神’肯定不是那么容易死去的……”

    说到这里,罗塞尔看了眼高台下方的克莱恩道:

    “果然,只有选择了‘占卜家’、‘学徒’或者‘偷盗者’途径,‘穿越者’才能进入‘源堡’。我猜测出这个因素的时候,已经太迟太迟。

    “我不知道你是否想成为旧日,也不清楚这是否需要仪式,只能告诉你,这肯定比成神危险,危险了不知多少倍,或许,那位将我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