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岛屿中部,“黑皇帝”陵寝内。

    送走了贝尔纳黛的罗塞尔没有立刻进入沉眠,他缓慢抬起头,又一次望向了无穷高处。

    灰雾之上的克莱恩无声叹了口气,放下“星之杖”,摄来一张纸人,随手抖了一下。

    “啪”的声音里,那纸人急速变厚,膨胀开来,并飞入了“愚者”座椅旁由虚幻神秘符号组成的半透明漩涡。

    ——虽然贝尔纳黛已被移到原始岛屿边缘,克莱恩无法再通过代表她的祈祷光点看见“黑皇帝”陵寝内部的情况,但他可以借助已经融入罗塞尔身影的那个“愚者”符号在一定程度上维持住和大帝的联系。

    纸人穿透那缓缓旋转的漩涡后,降临到了光源不知从何而来,显得颇为黯淡的陵寝内部,于中央高台前变成了一个人类。

    这个人类黑发棕瞳,与格尔曼.斯帕罗有几分相像,但轮廓不够刚硬,线条不够深刻,气质不够冷峻,五官也存在一定的区别,下巴和肚子上还多了点社会催生的少量肥肉,正是克莱恩原本的周明瑞形象,正是那个挂在“源堡”内部,和罗塞尔.黄涛.古斯塔夫做了几千年“室友”的周明瑞。

    对于他的出现,罗塞尔一点也不惊讶,单掌按着扶手,身体略微前倾地看着他道:

    “你来了。”

    “我来了。”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你不该来的。”罗塞尔叹息了一声道。

    “我已经来了。”克莱恩很自然地就接住了这个梗。

    罗塞尔彻底确定了眼前这个家伙的来历,一边让坐姿恢复正常,一边低笑了一声道:

    “本来打算问问你是哪里人的,看需不需要做地域歧视,但想了想,又没这个必要,都是不属于这个年代的,没有了故乡的可怜虫。”

    不等克莱恩回应,这位大帝嗓音一沉,开口问道:

    “你知道末日的真相了?”

    “知道了。”克莱恩轻轻颔首道。

    罗塞尔继续问道:

    “你知道这里就是地球了?”

    “嗯。”克莱恩坦然回答道。

    罗塞尔闻言,自嘲一笑道:

    “你竟然这么早就知道了,我直到前往月亮之上,从高处看见了这个星球的真实模样,才敢最终确认。”

    说到这里,这位大帝叹了口气道:

    “月亮之上是那样的诡异,我明明感觉到了恐怖,却一点也没有去想自己是否会被污染,然后,越来越偏激,越来越极端。

    “不过,我偶尔还是会从周围人的看法里获得一定的清醒,但我不敢在那个状态下写日记,害怕泄露秘密,失去最后的机会。

    “我最终决定利用之前的各种铺垫,转到‘黑皇帝’途径上,除了因为末日来临,只有序列0才有可能保护住想保护的人,带着他们躲去浩瀚宇宙的其他星球,利用相应的权柄,于荒芜死寂的地方重建起可供人类生存的一整套秩序,还由于‘黑皇帝’的‘复活’神迹让我看见了摆脱污染的希望。

    “只要我能在成为序列0‘黑皇帝’,并半疯之后,被真正杀死,那我就有机会在陵寝内或星界中复活,那个时候,回归我的将是纯净的‘唯一性’和三份序列1非凡特性,不再有丝毫的污染,不再蕴藏无法遏制的疯狂。

    “说起来,当时的‘永恒烈阳’、‘蒸汽与机械之神”也算是在某种程度上被我利用了。

    “可是,旧日的恐怖超越了我的想象,伴随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