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死了……”

    爱德华兹转过脑袋,用那双浅蓝色的眼眸望向了贝尔纳黛的“无形仆役”,他的目光不再冷漠和木然,闪烁起奇异的光芒,充斥着不敢相信的色彩。

    直到这一刻,他才似乎认知到自己早已死去又“活”了过来,与需要提防的威廉、珀利和格林没有本质区别。

    这样的变化只维持了短短两秒钟的时间,爱德华兹的脸庞突然扭曲了起来,本就青白的皮肤飞快黯淡,一寸又一寸撕裂。

    皮肤下,那一块块鲜红的血肉以能够看见的速度开始腐烂,往下滴落起腥臭的淡黄液体。

    刷的一声,爱德华兹扬起了手中的铁黑色斧头。

    噗!

    他那把斧头狠狠劈到了自己的头顶,仿佛要阻止脑海内冒出不好的想法。

    那斧头又沉重又锋利,直接就破开了爱德华兹的颅骨,一直劈到了他的眉眼间。

    滴答,滴答,一滴滴乳白色的脑浆顺着斧口,从爱德华兹扭曲撕裂的脸庞上往下滑落,就像给鲜红的草莓浇了些许牛奶。

    “不要,不要靠近我……”给了自己脑袋一斧头后,爱德华兹对着贝尔纳黛的“无形仆役”,艰涩低哑地开口道。

    话音未落,他的表情重归呆板,眼神逐渐木然,并转过身体,向着来时的那片森林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去。

    那瘦高干瘪的身体略微弯曲,似乎一下就驼了背。

    贝尔纳黛刚才试探着提问,是因为对进入那座陵寝有太多的疑虑和担忧,只好间接点出爱德华兹本身存在的问题,看能否从他的回答里找到更多的线索,谁知,这位罗塞尔时期名传北大陆的骑士竟做出了如此激烈又诡异的反应。

    沉默了两秒,贝尔纳黛让“无形仆役”对着爱德华兹的背影道:

    “你的后裔们过得都还不错,都有了一定的成就。”

    背朝陵寝的爱德华兹脚步停了一下,接着又继续前行,通过无形的界线,没入了森林。

    他的目标方向似乎是那个亡者可以获得“新生”的石柱坟场。

    与此同时,贝尔纳黛抬头望向了天空。

    弥漫在那里的淡淡黑色明显消弭了不少,但却多了某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整座原始岛屿因此有了微妙的,无法具体描述的变化。

    突然,藏在无形界限边缘的贝尔纳黛反手摸了下自己的背部。

    她感觉那里沉甸甸的,就仿佛多了什么东西一样。

    左掌触及目标后,贝尔纳黛发现多出来的是一截头发。

    此时的她,内穿领口处有大型蕾丝花朵的因蒂斯式女性衬衣,外套一件靛蓝带花纹的船长服,下穿米白色的长裤和接近膝盖的靴子,头戴插羽毛的三角帽,打扮的就像是一条海盗船的首领。

    这种形象下,她的栗色长发原本是绑成半丸子头,刚好披至背心,而现在,虽然她的发型未变,但头发却瞬间增加了好长一截,已垂到腰部。

    紧接着,贝尔纳黛低下脑袋,望向自己的右掌,看见五根手指的指甲正同时往外长出。

    这位“神秘女王”没有惊讶和慌乱,依循着“预言大师”的本能和长久以来积累的经验,向前走出几步,通过无形的界限,彻底离开了那片原始森林,进入了“黑皇帝”陵寝所在的空旷区域。

    这个过程中,贝尔纳黛还让“无形仆役”回归了灵界。

    也就是三四秒后,她感觉大地开始轻微晃动,那座陵寝也出现了明显的震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