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窥秘之眼”,贝尔纳黛看见暗红神龛内部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只得往常笼罩着现实的那层阴影帷幕。

    她无法从中预言出什么,不得不收回目光,依循本身的直觉,让“无形仆役”走向开阔地带的另外一头,那里同样属于树木巨大耸立的原始森林。

    与此同时,因为“无形仆役”没法离开她太远,戴着“隐身帽”的她安静地跟在后面,不快不慢地通过之前聚集了整个岛屿所有生物的区域。

    在这里,高空似乎总是有点阴沉,弥漫着淡淡的黑色。

    时间飞快流逝中,“无形仆役”进入了树枝横斜遮蔽天空的森林内部,眼前骤然黯淡了下来。

    紧接着,那双近乎透明的,冷漠无情的,难以察觉的“窥秘之眼”看破昏暗的环境,注意到树木间摆放着一具又一具苍白的尸骸,而许多枝干上,也垂落了头骨、腐尸等事物。

    它们有的属于巨龙,有的来自鸟型生物,有的长着八条腿,有的本身就是一株奇异的巨树,将这片森林的空隙完全占满了。

    一眼望去,贝尔纳黛仿佛来到了一座坟场,而她脑海里也自然浮现出了一幕场景:

    那些超凡生物临死前诞下后代,将非凡特性遗传给了它们,而自己挣扎着,从四面八方来到原始森林的这片区域,寻找没被占据的地方,面朝某个方向,安静地死去,逐渐腐烂,变成白骨。

    这里对它们有什么意义?作为一名“预言大师”,贝尔纳黛充分相信自己脑海内产生的那些画面就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只是疑惑究竟有什么力量让这座原始岛屿上的生物选择这里作为自己的墓地。

    而且,早已亡故的格林、威廉、珀利等人都似乎还以某种状态活着,一直待在这座岛屿上,遭受着更多污染的超凡和变异生物们没道理会彻底死去。

    这让贝尔纳黛微皱了下眉头,驱使“无形仆役”继续向前,往“生物坟场”深处行去。

    就这样,“无形仆役”在这片充满白骨和腐尸的森林内前行了近一刻钟。

    终于,它看见了树木、杂草和尸骸外的第四种东西。

    那是一根黑色的石柱,它有五六人合抱粗,三四十米高,表面存在一道又一道圆环状的风化痕迹,就像戴了一枚又一枚并不合适的戒指。

    贝尔纳黛让“窥秘之眼”注视了那根石柱好几秒,可却没有发现它存在任何神秘之处,似乎只是一个随手竖立的象征。

    “无形仆役”环顾起四周,发现这根石柱周围区域的尸骸腐烂得都不算严重,还覆盖着相当完好的血肉和皮肤。

    并不存在的超凡力量,不同于其他地方的奇异效果……除非新死者都被动聚集于石柱附近,否则不可能有这么统一的趋势……贝尔纳黛初步怀疑这里不是没有神秘,而是必须特定时刻才能呈现出来。

    她未使用自己的“预言”能力来寻找原委,因为“预言”的实质是窥视命运之河,涉及的问题越严重,位格和层次越高,对她带来的反噬伤害越大,而当前这种难以理解的情况由不得贝尔纳黛不谨慎,害怕会关联到未知的,恐怖的存在。

    另外,这本身也还未对她产生危害,她没那个必要冒风险做“预言”。

    “无形仆役”搜寻一阵没发现任何线索后,继续往前,试图穿过这片坟场,前往原始森林别的区域。

    就在这时,贝尔纳黛听见了沙沙的声音。

    那是微风穿过枝叶的动静,是虚空中荡起的潮汐。

    自登上这座奇怪的岛屿,贝尔纳黛第一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