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干什么?”

    申大鹏不悦的皱着眉,揉动泛红又疼痛的额头。

    “你干什么啊?”

    王雨莹同样不满的反问,“叫你来是出谋划策,寻找解决办法的,可不是让你在这里发呆发愣装沉默的。”

    “好,开会,有什么事快说,不就是几个工人偷东西么,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还当什么总经理?”

    最近因为曹梦媛的事情已然烦躁,如今再被王雨莹戏耍欺负,说话语气稍显得有些不耐烦。

    “我解决不了?那你还是大股东呢,你厉害,你来解决吧。”

    王雨莹这几天面对着十几个工人的闹事,心情也是不好,以前都是她对别人蛮横不讲理,如今却被工人们给搅得有理说不出,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报应?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俩能不能消停一会?厂子里的事还不够糟心?”

    就连向来好脾气的刘凤霞也是面色冰冷,重重拍了拍桌子。

    见到小姨真的生气,申大鹏和王雨莹也不敢再胡闹,彼此瞪了一眼,乖乖闭上了嘴巴,不过看王雨莹那副赌气的样子,肯定也不会就此罢休。

    “大鹏,最近厂子里生产和销售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都在按照之前的会议内容逐步、稳步进行,不过厂子的管理却出现了一些问题,也可以说是罐头厂改制之后的弊端,如果不尽快解决,只怕不是好兆头!”

    “第一个问题,工人消极怠工,他们还觉得是以前的铁饭碗,上班时间的工作总是能拖就拖,更有甚者直接一连几天请假,而且这股风气正在蔓延。”

    “第二个问题,生产间的工人根本不能按照生产规程工作,很多工人渴了的时候,直接打开刚生产的饮料就喝,完全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第三,也是最让人头疼的事情,工人偷偷夹带饮料回家,胆小一点的带个三五瓶,七八瓶,胆子大的就像这次一样,居然直接骑着三轮车偷了十几箱,偷东西也就罢了,若是能诚心认错交了罚款也行,没想到他们居然纠集工人闹事,到我和雨莹的办公室里吹胡子瞪眼睛,又拍又砸的,这像话吗?”

    “第四是最根本的问题,工人若是一直认为咱们这是铁饭碗,估计未来的管理只会越来越难,我怕会步了罐头厂的老路……”

    刘凤霞仿若宣泄一般的说了一大堆,但她说的也都是厂里的实情,哪怕稍带有些许的感**彩,但并没有夸大其词。

    “这些事情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

    申大鹏责怪的语气问道。

    “早点说?你这段时间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我跟小姨说叫你过来,小姨怕影响你学习,所以就一直任由着那群工人,不过这次他们实在太过分了,我还没见过哪家公司的员工敢跟老板大喊大叫,难道我给他们开工资,还成了仇人?”

    王雨莹愤愤不平的拍着桌子,看样子真的是气坏了,否则也不会这般不顾形象,虽说她平时也没有什么淑女样子,但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失态。

    “嗯,我知道了,这些事情必须解决!”申大鹏知晓这些事情的严重性,开公司就跟将军带兵打仗是一个道理,若是手下的兵都不听将军的命令,还敢对将军指手画脚、不服管理,那距离哗变、兵变的时候也就不远了。

    低头沉思不语,手指在桌上有节奏的敲打,哒哒声响仿佛把他带入了独属于他自己的空间当中,抛去了曹梦媛和苏酥的烦心之事,脑海思路也变得明朗,当嘴角泛起笑意之时,不免感叹,爱情这东西,果然能让人变得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