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太上目送秦牧离开,随即进入方尖碑林,碑林中,太易枯坐,身后道树道果熠熠生辉。

    太上躬身见礼,太易起身,还礼。

    “道友,我已经与七公子商议,送道友与开天众回第十六纪。”

    太上道:“若是道友与开天众还留在这里,恐怕七公子便会心生歹念。他必会杀开天众,也会让道友转世。开天众虽然作恶多端,但也是拯救未来的一种可能。只是开天众的危害太大,我恐他不会放过你们。”

    太易道:“大公子是在为当年弥罗宫主人杀天都一事,而心存内疚,因此想要补偿我与开天众?”

    公子太上摇头:“若是当年老师不杀天都,开天众还是会变成开天众,并不会因此改变。天都城的开天众拥有开天辟地的力量,不加节制,滥用这种力量。相比来说,弥罗宫更加有序,危害更小。”

    “放屁!”一块块方尖石碑中,开天众的面孔浮现出来,纷纷怒叱公子太上的话臭不可闻。

    那些开天众骂骂咧咧,嘲讽弥罗宫仗势欺人,倘若给天都城成长的时间,十个弥罗宫主人也被天都之主打死,十个弥罗宫也被铲平。

    弥罗宫主人就是嫉妒他们的力量,所以趁他们未曾成长起来便将天都之主抹杀。

    开天众讥讽弥罗宫主人没有容人之量,换做是他们,肯定早就解决了宇宙的破灭与创生,创造出一个完美的世界。

    他们又嘲讽弥罗宫主人无能,把自己累得道心死亡,活该蹬腿死翘翘。

    公子太上不以为意。

    太易蹙眉,对这些开天众也是无可奈何,道:“道兄如何送我们回十六纪?”

    “我将化道,把一身力量还给宇宙。”

    太上刚刚说到这里,开天众又讥笑起来,纷纷道:“公子太上,衰仔也要与弥罗宫主人那老贼一样,道心死亡了!”

    太上继续道:“我的道树留着也是无用,因此我打算借你之斧,砍了我的道树,做出一艘船,把你们放在船上送到第十六纪去。”

    开天众们被镇压在石碑中,闻言哈哈大笑:“太上老贼,你的道树岂不是便宜了我们?有能耐,你便把你的道果也留下给我们打牙祭!”

    “凭你的本事,也能困得住我们?等到我们从你的道船上脱困,便杀到第十七纪,把你的死脑壳治愈了!”

    ……

    太上道:“我造就道船,送你们去第十六纪,不过在此之前,七公子必须先回到过去变成七公子,否则我不敢送你们回去。”

    太易道:“你怕他出尔反尔,趁你转世杀个回马枪,把开天众都杀掉?”

    太上道:“七公子在过去十六个宇宙纪,坑杀了不少人。他的作风,让人很难放心,我须得看着他回到过去,才敢放心。”

    太易点头:“我也是。”

    两人坐了下来,静静等候。

    秦牧漫步而行,先是去了一趟祖庭的原址,那里已经变成成道者的战场,祖庭混元鼎被公子的异宝打得千疮百孔,几位公子的异宝都已经毁去,只剩下大公子太上的通天井。

    弥罗宫的殿主和成道者转攻为守,守住通天井,让蓝御田、虚生花等人始终无法攻破。

    秦牧远远望向战场,随即飘然而去,他在星空中漫步,去了四极天,宇宙四极而今变得更加广大,有各族在这里繁衍生息,四极天早就变得让他感觉到陌生。

    他从南极天来到南天时,看到这里的诸天像是一个个小延康,一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