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枪弯曲,猛地一弹,天都城呼啸飞起!

    这座遗迹混沌之气氤氲,沉重而广大,但哪怕是这样的圣地,也无法挡住公子凌霄的惊人力量。

    秦牧抬脚重重一跺,飞向方尖碑林的天都城遗迹顿时一头沉降,一头翘起,在腌臜场中如同随风飘零的落叶。

    公子凌霄杀气腾腾,降落在天都城中。

    他虽然刚刚恢复肉身,但秦牧同样也不好过,四公子紫霄给秦牧留下的道伤并非是短时间内可以治愈。

    他手中道枪一出手便是自己最为凌厉的杀招,道枪如林,如同大狱!

    公子凌霄嫉恶如仇,他留在玉京城的异宝便是大狱,用来镇压炼化那些与弥罗宫作对的仇敌。

    他不像大公子太上那般仁慈,太上不会杀死对手,即便是面对太易这样的“大恶”,太上也只是将他镇压在葬道神棺中,将他镇压起来。

    公子凌霄的大狱,遍布森严的道枪丛林,道枪丛林穿透那些囚犯的肉身,穿透他们的元神,不断折磨,直到对方承受不住而死亡。

    而从他的大狱中,也可以看出他的功法神通的霸道与凶残。

    他的道枪中蕴藏的神通,是最霸道的神通,枪一出,漫天神圣,悉数拱卫在他的道枪周围,让他的战力暴增!

    秦牧后退,无数枪影咻咻咻从他四周飞过,公子凌霄的大势越来越强,飞速逼近,枪出如龙,千变万化,漫天神魔道语声传来,加持他的力量,让他的道枪威力更加恐怖!

    天都城废墟嘭嘭嘭炸开,在道枪的威能下破碎,化作混沌之气。

    这座废墟中的混沌之气越来越浓,更有滚滚的混沌之气从时空的深处涌出,混沌雾气中仿佛有一个个高大古怪的身影屹立在那里,影影幢幢,看不分明。

    公子凌霄视而不见,枪尖不离秦牧左右,杀入废墟深处。

    忽然,秦牧身形顿住,双脚不丁不八,恰恰落在开天之地的祭坛中心,那一双脚印之中。

    公子凌霄心头一跳:“天都开天之地!”

    他心知不妙,立刻鼓荡所有力量刺出最后一击,同时道枪脱手,向后退去!

    就在此时,秦牧探手拔剑,剑光亮起。

    天都开天篇!

    轰!

    混沌开辟,新的宇宙在剑光中诞生,那剑光所过之处,混沌雾气中那些高大古怪的身影如同烟云般随着剑光散去!

    “三师兄,这便是你躲过的那场开天辟地的创生劫,而今我还给你!”

    秦牧的道音炸响,剑光迎上公子凌霄刺来的道枪,道枪四周围绕道枪旋转吟唱的漫天神魔纷纷爆碎!

    咔嚓,道枪被斩断,破碎,化作纯粹的能量膨胀开来,随即在创世的光芒中经历先天五太的变化!

    公子凌霄后退的速度极快,然而那宇宙开辟的速度更快,很快追上他,将他吞噬淹没!

    那创世的光芒中,公子凌霄想起自己在第十七纪创生劫中逃亡的那一幕,无数个自己奋力刺出最强一击,冲破一个个无比诡异的空间冲向虚空腌臜场。

    那时,无数个自己在创生劫中破灭,惟独自己冲破了创生劫的劫光,他的肉身在劫光中破碎,道枪翻腾,与他的头颅冲入了腌臜场中。

    他不知道冲破创生劫的那个自己,是何时的自己,而被毁灭的自己是何时的自己。

    那时的他回头看去,看到创生劫的劫光被他抛在身后。

    现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