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老七……”

    古老的记忆觉醒,三公子凌霄终于记起了自己,记起了自己被秦牧丢入第十七纪的创生劫中的遭遇。

    他落入创生劫中,无数个他同时向没有被破灭劫摧毁的腌臜场奔去。

    只有那里才有一线生机!

    但就在无数个他同时奔向腌臜场时,创生劫也在爆发,创生劫的威力之大难以想象,无数个空间中无数个未来的自己像是经历宇宙开天辟地一般,突然间炸开,化作五太,化作膨胀的空间,身死道消!

    无数个未来的他竭尽所能抵抗创生劫,弥罗宫的神通道法被他发挥到极致,但即便是公子的力量,面对这场无法想象的大劫也没有任何用处。

    这时的他才知道他与弥罗宫主人,与太上,与无极,甚至与秦牧的差距。

    这种差距不是修为上的差距,而是道行上的差距,对道的理解上的差距。

    创生劫斩去了他不知多少未来!

    他甚至怀疑,自己未来几十亿年甚至几百亿年,都被创生劫破灭!

    这就极为恐怖了。

    那场创生劫中,他只来得及头颅逃入腌臜场。

    “现在距离创生劫已经过去了九十五亿年,我在创生劫中受到的创伤,应该已经结束了。”

    三公子凌霄的头颅恢复了记忆,顿时开始血肉滋长,从前的他只剩下头颅,飘荡在腌臜场中,浑浑噩噩,只是凭本能行事,不知该如何恢复肉身。

    直到秦牧被封印在太初的血肉所化的宝塔之中,飞入腌臜场,这才被凌霄的头颅得到了一丝血肉。

    ——这件事中,最为奇特的便是,血肉宝塔是由太初的血肉所化,但当时掌控太初肉身的却是三公子凌霄。

    而且那座血肉宝塔所蕴藏的神通,是由凌霄针对秦牧的功法神通弱点开创的另一种大神通,弥罗化道!

    最终,腌臜场中的凌霄头骨,得到了血肉宝塔的一丝血肉,这才得以复生!

    这里面的循环关系,颇为值得玩味。

    公子凌霄竭尽所能恢复肉身,这具肉身其实是古神天帝太初的血肉再加上他的头骨,不过创生劫中,他的头骨中一切灵性都被创生劫抹去,因此他只能借太初血肉来恢复肉身。

    好在太初肉身也是极为强大,虽然太初无法将他的肉身修炼到极致,但是公子凌霄却可以。

    “现在看来,创生劫只抹去了我九十五亿年的未来。”

    公子凌霄的头颅飞速生长,他的脖子在头颅下滋生,他感应到自己的道枪,道枪插着他的脑袋,应该是与他一起坠入腌臜场时也受到了创生劫的毁坏,威能大大折损。

    “九十五亿年后的未来,并未被创生劫毁去。我在这一刻复生,未来的第十七纪,我还有着无量光阴,这一仗,我还是赢了!”

    他长出肋骨,长出双臂,只要恢复肉身,哪怕是太初的肉身,他也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将这具肉身炼到极高的水准。

    哪怕不如他原来的肉身,也相去不远。

    现在他欠缺的是被创生劫磨灭的修为,不过以他的本事,几年之后便可以修炼到巅峰。

    他的旁边是一艘残破的船。

    公子凌霄瞳孔微缩,这艘破船不知被什么东西撞成两段,另一段消失,只剩下一半破船。

    他看着这艘船,却想不起这艘船的来历。

    他记起自己只剩下骷髅头时,破船上有成道者的枯骨与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