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请老师,为灵筠赐福。”秦牧躬身拜道。

    “何须我来赐福?”

    弥罗宫主人的声音传来:“你给她的福分,已经够她消受,倘若我再赐福于她,她便万万消受不起。反倒不是她的福分,而是灾祸了。牧道友,给你的孩子留下一线生机吧。”

    秦牧心中一紧,想要细细询问,弥罗宫主人却又再度陷入寂灭之中,他出言相询,弥罗宫主人始终不再开口。

    秦牧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位老师神通广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甚至能够算出未来。

    不仅如此,弥罗宫主人甚至可以从蛛丝马迹中找寻出秦牧无法察觉的东西。

    他有所预知,却不愿说出,秦牧也只能作罢。

    秦牧牵着灵毓秀的手,抱着秦灵筠躬身拜下,走出弥罗宫。

    南湘元君迟疑一下,有一肚子的疑问想要询问弥罗宫主人,但是秦牧已经退出,而且弥罗宫主人已经再度寂灭,她也只得退出弥罗宫。

    她回头看去,宫门已经关闭。

    南湘元君叹了口气,怅然若失。

    弥罗宫主人,十六个宇宙纪元所有人的老师,真的已经死了。

    秦牧来到金船边,微笑道:“我们先在这里停留几日,我需要把自己提升到巅峰状态,咱们再回去。这一路上,只怕凶险比来时要恐怖了许多倍。”

    灵毓秀点头,道:“南湘姐姐,你先回去吧,这一路来多谢你了。”

    南湘元君迟疑一下,点了点头,道:“公子,夫人,此去我帮不上什么忙,先告退了。”

    秦牧称谢,南湘元君连忙道:“不敢。贤伉俪多多小心!”说罢,起身离去。

    夫妇二人目送她远去,灵毓秀道:“这个南湘姐姐不是坏人。”

    “其实弥罗宫中,每一个人基本上都不是坏人。”

    秦牧笑道:“包括我,也不是坏人。弥罗宫中的成道者,殿主,哪怕是看起来穷凶极恶的灵官殿主,也是抱有救世的理念。他们并非不通情达理,只是我们与他们站的位置不同,看东西的角度不同,以为他们是恶人,是入侵者罢了。”

    灵毓秀笑道:“夫君突然便豁达起来,与传闻中的牧天尊不符呢。”

    秦牧来了兴致:“传闻中的牧天尊是什么人?”

    “复杂的人。嫉恶如仇,同时又邪恶无比。善良慈悲,又心狠手辣。言而无信,又言而有信。”

    灵毓秀抿嘴笑道:“不太爱说话,同时又能把人说死。有人说你聪明绝顶,又有人说你蠢笨如牛。还有人说你道心永恒稳固,不易不摇,还有人说你道心一塌糊涂,总是脸色大变。总而言之,牧天尊是一个无比复杂的人。”

    秦牧哈哈大笑。

    夫妻二人就在金船上住下,秦灵筠毕竟刚刚出生,总是吵闹,夫妻二人初为人父人母,不免忙手忙脚折腾一番。

    “我空有经天纬地之能,无人能够击败我,却被一个几天大小的孩子击败了。”

    秦牧颓然,好在秦灵筠也不是经常哭闹,安静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让老父聊以宽慰。

    过了两个多月,秦牧修为实力恢复到巅峰状态,终于启航,向来路赶去。

    夫妻二人在船上其乐融融,逗孩子,洗尿布,却也有趣,似乎浑然不知暴风雨将至。

    来路上因为秦牧要控制归墟莲和世界树,吸收破灭劫的能量来滋养秦灵筠,所以速度较慢,但是回去便快了许多。三个月时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