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第一七四一章 一根连接过去的弦(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待到太易棺椁中迸发出的光芒退散,只见星空中到处都是断掉的根须,像是被斩断的大蛇蠕动身躯。

    长风殿主很难被杀死,即便是这样,他的根触依旧在不断蠕动,试图聚在一起。

    然而两条根须相碰,随即便触发葬道神棺留下的道伤,葬道神棺的神通余威爆发,将根须打得千疮百孔。

    秦牧见状,松了口气。

    他放松下来,全身上下无不剧痛,与楚歌殿主一战之后,他便一直是负伤状态,正确的决定应该是修养一段时间,恢复到巅峰状态再来对付长风殿主。

    不过时间紧急,倘若被长风殿主与欢喜殿主汇合,他便不是这两大殿主的对手。

    而且这两位殿主都不曾完全降临,完全降临后,倘若再寄托虚空,那么单对单秦牧是否是他们的对手,尚未可知。

    因此他只能负伤来战,幸好在路上惊走了欢喜殿主,倘若欢喜殿主前来与长风殿主汇合,那么这一战只怕会是一败涂地的下场。

    “太易一定不会恨我,对不对?”

    秦牧镇住伤势,长风殿主留下的道伤并不麻烦,葬道神棺给他造成的道伤则要棘手很多,短时间内难以治愈。

    他来到太易棺椁前,葬道神棺的波动平息下来,这口神棺尽管经历了两次折腾,依旧毫发无损,坚实无比,端的是上好的棺木。

    秦牧轻轻抚摸棺木,吃力的拖动,向渡世金船上拖去。

    “太易这么强,区区葬道神棺,奈何不得他。”

    秦牧对太易充满了信心,声音嘶哑道:“御弟,快点出来。我脱力了。”

    渡世金船中不知何处传来蓝御田的声音,叫道:“哥,你再等一会儿。”

    秦牧无法将太易棺椁拖到船上,只得停下来歇息,过了片刻,蓝御田还是不见踪影。

    “御弟,还不出来?”他心中纳闷。

    “再等我一会儿,我觉得我快摸出来了!”

    秦牧又等了片刻,等到焦躁,心道:“莫非蓝御田又迷路了?”

    蓝御田对道的感悟力极高,是天生近道的人物,但是有个坏处那就是习惯性的迷路,从前他便迷路跑到西土,与虚生花厮混一段时间,离开虚生花后又一路迷路到太虚外,稀里糊涂的收了一群弟子。幸好遇到秦牧,这才把他捡回来。

    渡世金船中的金殿数量众多,秦牧曾经为了搜寻出开皇所在,经过庞大而复杂的计算,将金殿的数量计算出来,得出一个惊人的数字。秦凤青则用幽都的法门化身亿万,将这些金殿搜寻一遍。

    蓝御田倘若不是路痴,也可以想出办法摸出来,可惜他是。

    他借金船的特异之处,保全了自身,又困住了长风殿主,却没想到把自己弄丢了。

    “御弟只怕几万年都摸不出来,指望不上他。”

    秦牧奋尽所有的余力,将太易棺椁拖到船上,躺在甲板上呼呼喘气,筋疲力尽,随即他闭上眼睛缓缓陷入梦想。

    无数小巧秦牧在他的身体的伤口中钻来钻去,玛哈玛哈叽咕叽咕的交流,观察道伤的伤痕,推演道伤蕴藏的神通和道法原理。

    过了不久,更深层次的梦境散发开来,又有许许多多小巧秦牧走出,手中拿着斧凿,与其他秦牧不同的是,这些小巧秦牧有血有肉,赫然是秦牧的大道和鸿蒙元气所化。

    每一个秦牧都像是最为勤劳的工蜂工蚁,围绕着秦牧的伤口,敲敲打打,用自己的道法神通去炼化抹去道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