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红苏与白猫待到风平浪静,正欲返回矿区,突然矿区深处,诡异的光芒再度爆发!

    “牧天尊!这厮还没死?”

    琇红苏咬牙,对此却无可奈何。

    太始矿脉中,她已经吃过三次亏了,早已是惊弓之鸟,现在矿区爆发是如此剧烈,即便是她这等帝座境界的存在闯进去,只怕也是死路一条!

    “他是怎么存活下来的?”她心中既恨又是纳闷。

    矿区爆发两次,一次比一次剧烈,以她的实力也扛不住,在爆发中心的话,她肯定会被同化,连逃出来的可能也没有,秦牧是怎么在爆发中存活下来的?

    突然白猫道:“难道说牧天尊真的寻到了原石?”

    琇红苏心中凛然。

    对于原石,她了解的不多,她见过原石三次,但每次都是刚刚看到原石,动了贪念之后便立刻发觉自己即将被同化,于是只得逃命。

    原石是否能够挡住矿区爆发,她也只是猜测。

    过了不久,矿区的第二次爆发终于平息下来,琇红苏贝齿轻咬下唇:“牧天尊这次该消停了吧……”

    轰——

    矿区第三次爆发,光芒直冲天际,照耀到祖庭之外。他们甚至看到有许多虚空兽趴在天幕上,倒吊在那里,好奇的向天空裂开的大洞张望。

    一只好奇的虚空兽探头,把脑袋探入矿区的光柱中,唰,那头虚空兽抽回脑袋,脑袋已经没了踪影,粗壮的脖子上空无一物。

    其他虚空兽吓得惊慌逃窜。

    而那头没有脑袋的虚空兽竟然也没有死,也跟着其他巨兽一起逃窜,让那些虚空兽更加惊慌失措,连滚带爬四散而逃。

    “神王,对于你,我一直都看不太懂,看不太透。”

    妍天妃与祖神王一边搜寻地母元君下落,一边谈笑风生,妍天妃目光闪动,道:“你作为最古老的神王,半神的领袖,有除掉天公取而代之的心思是理所当然。然而天公毕竟是你的父亲,你真的能痛下杀手除掉他?不但我看不懂看不透,只怕昊天尊对你也是看不懂看不透。”

    祖神王挥手,天空群星闪烁,仿佛无数只眼睛,帮助他观察祖庭的动静,不咸不淡道:“昊天尊?他已经身受重创,此刻自身难保。”

    妍天妃也听到了这个消息,昊天尊与太帝大战,打得太虚崩坏,秦牧又趁机痛下杀手,追杀六十万里,昊天尊狼狈逃出生天,这件事虽然明面上没有传出去,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还是传到她的耳中。

    “昊天尊是何等强大?”

    她似笑非笑道:“你该不会以为昊天尊就这样被打垮,一蹶不振了吧?”

    “当然不会。对于昊天尊,我心服口服。”

    祖神王感慨万千,道:“我最佩服他的,便是他敢于与云天尊联手,除掉他的父亲。实不相瞒,当年我离开玄都的原因便是我父太懦弱,明明看到了未来后天生灵崛起,必将对古神和半神下手,毁灭半神与古神的荣耀,却无动于衷,丝毫也不干预。”

    “我父神老了,他作为天公不干预世间的一切,努力做到公平公正。嘿嘿,这世间哪里有什么公正公平可言?我想改变这一切!”

    他仰头望向天空,目光深邃:“当年从牧天尊杀害第一尊古神开始,我便下定决心,改变这一切,决不能让这些低贱之辈窃取天地正统!我原本以为古神可以与半神联手,共同除掉这些虫豸,然而让我失望的是,古神中愿意与我联手的,都是一些不堪大用之辈,而古神中强大的存在,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