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公分身和熔岩土伯还是沉默,一旁,老佛和赤皇坐在石桌边,悠然自得的喝着茶,时不时抬眼,笑眯眯的看过来。

    大日星君老实乖巧的坐在一旁,低着头捧着茶水,鸟喙里时不时喷出一朵小火苗,嘀咕道:“我啥也不知道,别来问我。我死得早,而且是因为知道得太多背后中了一箭……”

    白胡子老头连声咳嗽,瞥了瞥土伯,又看了看秦牧,终于忍不住,道:“秦家子,我与土伯先商量商量。”

    秦牧轻轻点头。

    天公与土伯走到远处,避开他们,低声道:“道友,如今该怎么办?”

    土伯道:“你见多识广,你来说。”

    天公道:“所有死人最后都跑到你那里,你知道的最多。”

    土伯不说话。

    天公无奈,只得道:“适才那个叫做燕泣翎的丫头已经挑明,让这小子提防着我们,挑拨关系。倘若我们不吐露些秘密来,这小子心里肯定有芥蒂。”

    土伯闷声闷气道:“我知道的不多。”

    天公气极而笑:“你做都做了,还知道的不多?信不信我把你做过的事情都捅出去?现在这个世道,元界破封,连真假地母都蹦了出来。天盟,天庭,甚至远古的天帝,一个接着一个往外蹦,分明是要天下大乱,然后收网抓鱼!我们的幽都玄都,你以为能保得住?”

    土伯沉默片刻,道:“我同意告诉他一些秘密,但是牵扯到我们的事情不能全说。”

    天公这才舒一口气:“你说还是我说?”

    “我口风紧,我来说。”土伯道。

    两人折返回来,秦牧期待的看着他们。

    石桌边的老佛和赤皇也不由得竖起耳朵,很是期待。

    大日星君原本不敢听,打算离开,只是心中实在好奇,硬着头皮留下,心道:“我已经死透了,我害怕啥?”

    远处,大头娃娃秦凤青蹑手蹑脚的走出秦字山脉,一双耳朵突然变得无比庞大,竖起来比山头还高,倾听他们说话。

    天公咳嗽一声,并不说话,看了看熔岩土伯。熔岩土伯沉默片刻,突然开口,不紧不慢道:“龙汉天庭的天帝,的确死了。”

    秦牧心头大震,期待的看着他。

    远处大头娃娃的声音传来,叫道:“大土伯,哪里可以吃到天帝的魂魄?是不是被你藏起来了?我就知道你还藏有不少好东西!”

    土伯看到众人期待的眼神,迟疑片刻,道:“就这些。天公,我口风紧,不知该说些什么,唯恐会被他们套话,还是你来吧。”

    秦牧狐疑,期待的看向白胡子老头。

    天公头大如斗,气极而笑:“你不是口风紧,你就是想让我来说!好吧,我来便我来!龙汉天庭的天帝,是在转世迎娶一个女子时被谋害的!”

    老佛一口茶喷在对面的大日星君脸上,大日星君呆滞,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水渍,他本是一团元神,灼热无比,那茶水嗞滋啦啦在他脸上蒸发,化作一片袅袅升起的白雾。

    赤皇思维三颗脑袋一起瞪大眼睛,有些迷茫。

    秦牧结结巴巴道:“天帝是转世迎娶一个女子时死的?是帝后娘娘的妹妹吗?”

    “不是。”

    天公叹了口气,道:“陛下英明神武,而且谋略过人,我,土伯,地母,任谁也斗不过他,都被他拿捏着小辫子。他作为宇宙间的第一个生命,本事又高,手段过人,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然而他只有一个弱点,就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