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个黑暗洞穴的穹顶到下方的亮光,路途竟然无比的漫长,秦牧不断坠落,到后来自己也有些毛骨悚然。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这样坠落下去,倘若不能施展神通减缓坠落速度,只怕会摔成一滩烂泥!

    他试图催动神通,元气刚刚结出符文印记,符文便随即散掉,无法成型。

    这个地底空间有着奇异的力量,干扰他的功法运行,神通运行,秦牧很快发现这种干扰是思维上的侵扰,每当他试图施展神通,总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让他的思维紊乱,无法将神通施展出来。

    “精神神通?”

    秦牧惊讶,这种神通虽然很少见,但大育天魔经和一些魔道功法中有这方面的神通记载,往往是幻术攻击,借助强大的思维波动产生神通,攻击对方的大脑,让对方陷入幻境,分不清虚幻和真实。

    这时候可以用自身的神通来打破幻境,窥探真实,击杀对手。

    然而这地底黑暗空间中的精神神通却更为高明,直接攻击他的思维,让他无法施展出神通,因此无法破去对方的精神神通。

    “精神神通,倒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方向,回头一定跟国师说一说,看看能否培养出一些精通精神神通的士子,倘若上战场的话,精神神通爆发,让敌人施展不出神通,便是杀鸡屠狗……呸,我怎么想这些?现在我自己快要摔成烂泥了!”

    秦牧无法凝聚精神,但是肉身还是无比强大,立刻迈开脚步,尝试着在黑暗中奔走,试图以无比惊人的奔跑速度让自己能够在空中行走。

    随即他发现另一个奇异之处,这里的空气稀薄,越往下坠,空气便越是稀薄,让他即便是双腿如轮飞奔,也借不到任何力。

    就在此时,他看到了黑暗中的一颗星辰,那颗星辰其实只有笆斗大小,应该是一粒星沙。

    “大师兄的星沙!他果然来过这里!”

    秦牧心中一喜,双足踩在这颗笆斗大小的星沙上,星沙被压得急速坠落,不过星沙中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对抗这里古怪的力场,坠落了一段时间势头渐渐减弱,随即有弹起的趋势。

    秦牧立刻双腿曲蹲,猛地发力弹出,落在另一颗星沙上,他纵跃如飞,踩过几十个星沙,跳跃如同星丸,很快接近那地心亮光所在。

    地心亮光发出的地方,是一个漂浮在黑暗之中的平台,四面有着一节节阶梯,下宽上窄,就这样孤零零的漂浮在黑暗的中心,像是一座凌空悬浮的祭坛。

    秦牧落在祭坛上,回头看去,只见点点星沙在黑暗中漂浮,开山祖师显然寻到这里,布下了阵势。也就是说,这个祭坛上的东西,是开山祖师想要留下来交给樵夫圣人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东西?大师兄已经留下来两样东西,一个是斩神玄刀,是一颗装进匣子里的人头,一个是不知年代的兵符。那么这个祭坛上的东西是……”

    他向祭坛中心看去,那里有一个石棺,不知用什么石料做成的棺椁,烙印着浮雕纹理,像是一种封印术。

    石棺长十丈有余,宽也有两三丈,很大,应该不是凡人的棺椁,而是神祇葬身之所。

    秦牧试图催动九重天开眼法,神通还是无法催动,迟疑了一下,只得揭开眉心的金柳叶,用第三只眼向石棺中看去。

    他的这枚眼睛也没有看出什么异常,不过隐约可以石棺中没有尸身,只有一口大缸。

    秦牧又将金柳叶贴在眉心,走上前去。

    “棺中放着一口大缸,这是什么道理?”

    他小心翼翼,以元气触摸石棺,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