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连忙收剑,又惊又喜的看着面前的高大老者,喜道:“屠爷爷!”

    他话音未落,其他狍子突然裂开,一个个身影冲天而起,拦截扑向桑葉尊神的天风姤,天风姤的剑光刺向桑葉尊神已然来不及变招。

    一杆长枪化作黑龙,搅散剑光,天风姤娇躯大震,这杆大枪腾挪变化,化作黑龙每一枪都点在她的剑招的中枢上,让她的法力断断续续,难以将剑法的威力发挥出来。

    她精修剑道,在剑法上的造诣可以说是太皇天数一数二的存在,当然秦牧打开太皇天与延康的通道之后,延康的剑法传到太皇天,她的剑法便无法称得上数一数二了。

    延康国中,有着太多剑术超越她的高手。

    让她感觉到恐怖的是,这杆黑龙枪竟然能够以弱破强,将她的法力打碎!

    天空中异星闪烁,织就大罗天星力场,就在她与黑龙枪碰撞的一瞬间,突如其来轰击在她的胸口。

    这是异种神通,是将诸天星斗星数化作的神通。

    在神通的变化上,延康的神通也要胜过太皇天许多。

    天风姤闷哼吐血,急速后退,突然后心一凉,背后无声无息的出现一个老者手中持刀,她自己撞在这老者的刀上,被这一刀捅入后心。

    这一刀的威力并不强,显然这个相貌憨厚老实的老者只善于背后捅刀子,但在招式威力上却有着不足之处。

    天风姤挥剑向后扫去,剑光还未来得及扫中后面的憨厚老者,又有一个背着炉子的老汉一锤砸下!

    那大锤老汉身后炉子火光冲天,这一击竟然无比沉重,威力大得可怕,一锤将天风姤砸得骨断筋折,连翻带滚落地,身形高高弹起随即再度落下,再度弹起!

    她实力高绝,还在桑葉尊神之上,依旧未死,心知自己落入埋伏,肯定不敌这么多高手,立刻带伤逃遁而去。

    她纵跃百里,突然回头看到一个无比高大的老者抬起手掌正在卷着天穹。

    天风姤心中一怔,这老者的耳朵是一双亮铮铮的铁耳,他的身体竟然显得无比伟岸高大,比真神真魔还要庞大,竟然将她所在的空间折叠起来!

    “他不可能有这么恐怖的法力……”

    她刚刚想到这里,立刻发现那铁耳老者并非是将空间折叠,而是自己刚在被打铁老汉重创后,落在了一幅画中。

    此刻,她正在画中奔逃。

    天风姤立刻催动神剑,将空间撕裂,这幅画顿时裂开,一道剑光直奔铁耳老者的面门而去。

    铁耳老者看似伟岸无双,实力惊天动地,但其实实力不济,见到这一道剑光奔来,便知道自己绝对接不下,连忙转身便走。

    突然黑龙枪刺来,打散天风姤神剑的招式。

    天风姤从画中跳出,迎面便见一个浑身穿貂的壮汉骑着一头青牛冲来,刀法绝艳,招法繁复,是一种自己前所未见的刀法,内藏法术神通,威力奇大!

    她低估了这一刀的威能,顿时吃亏,刀光闪过,自己持剑的右手被生生斩断,鲜血飞洒。

    天风姤闷哼,左手抄剑,正要一剑刺杀那个骑牛壮汉,却见一个绝美女子掌心内扣,空间溃缩,她顿时身不由己向那个女子的掌心飞去。

    轰!

    打铁老汉斜刺里冲来,一锤砸在她的脑门上,天风姤浑浑噩噩,另一个身材矮小的老者黑龙枪攻破她的神剑招法,诡异的在空中连环折向,刺入她的胸口。

    嘭!

    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