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鬼哥已经在隔世海中静修了数年。之所以说是数年,是因为这里似乎永远是一片黑暗,要计数时日并不容易。

    隔世海是什么样的所在,其实鬼哥是很有发言权的。因为曾有一个与这里一般的地方,是独属于他自己的,那个地方叫夜谛海。

    隔世海要比夜谛海大很多,凭鬼哥的知觉是无法估量的。隔世海之中是否藏有另一个‘天道’,鬼哥也不曾得知。不过他知道的是,此刻隔世海中足足有四百余位大仙君。

    鬼哥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之时,也差点背过气去。所谓大仙君,是指极英境界大成乃至圆满一线的修士。他们中随便哪一个拿出来扔进仙金原,都可轻易的让那片地域寸草不生。

    当极英境界的修行接近尾声,便有不少仙君会选择凝缩仙土,将自己的仙基一再巩固,最后与灵英结合。那时候他们就会发现,原本的庞大仙土将质变为一个仙台。

    这个仙台应各仙君之运而生,其强大的灵性会自发护主趋吉避凶,在仙君修行得逢法障前无进路之时,于天人交感之时指引他们,最后打破某处壁障而进入隔世海。

    来到此地的大仙君们会发现,原本如恶疾缠身的极英九难,就那么凭空而止了。成千上万载计的灾劫可以就这么轻巧的避开,这是多么让人欢喜的一件事啊。

    这些个大仙君不但一身轻松,而且又能遇见如此多的同道,自然会大喜过望。不过在高兴之余,他们还是要考虑一下将来的日子的。此后他们的余生也就只剩下了一个目的,晋身玄华境界。

    没错,在隔世海中还不曾有人成功过。即使没有仙难加身,要突破极英境界仍然无比艰难。各人由于修法不一,也会遇上各种千奇百怪的坎阻,花样翻新的关碍,结果就是不断重复的失败。

    时间越过越久,久到某个极英修士在此寿终后,隔世海中的气氛便不那么美好了。死亡这东西像情绪一样,是会传染的。于是有不少仙君陆续亡故,也有不少陷入疯癫,大家伙谈玄论法的心思也慢慢淡了。

    有位实在受不得这般憋闷的仙君想冲出隔世海,结果刚到了边界之处,便被天道降下了百倍于常的九难大劫,活活打成了一堆白沙。所以海内诸君突然发现,这个地方不仅是什么避劫乐土,也是一个漆黑的笼子。

    对永不知足的仙君们来说,这是莫大的讽刺。他们觉得自己像是一群没头脑的老鼠,钻进了这个永无出头之日的地洞里。即使个别大成仙君偶有进境,臻至圆满至境或尝试冲击玄华时,迎来的也不过是新的诡异劫数。

    在此以后,他们相互之间几乎已经不怎么往来。除了轮流负责值守者,为最大程度的节省法力,绝大多数仙君都在深眠之中。即使是像有新人开界入海这样的稀罕事,有所感应者也不过是以灵光略一呼应罢了。

    然而隔世海并非看不见摸不着,它其实也以一种古怪的姿态浮游于茫茫仙罡层内。若有机缘者,从仙界那一侧便偶尔可以遇见,不过那个角度是看不见内中的黑暗与凄凉的。能见的只是一片圣白无垠的坚壁,宋仙子那一式天垒符,就是源此而创。

    每当隔世海临近仙界,又恰好受到仙界之阳的照射。海中值守仙君都会从壁垒的缝隙中尽力摄来仙阳之光,供海内同道交互之用。只需稍微旋转仙台,便可引来相应的仙阳之光。

    当然,这件事对鬼哥来说着实有点些不易。倚仗着古岚的遗泽,自身同时具备三道法则的他,经过这几年的不懈努力,直到旬月之前才能摄来豆大的一点点。

    鬼哥直勾勾盯着面前这颗米粒大小的仙阳光珠,感受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