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弟子就先行告退了。…≦頂點小說,”

    柳鸣拜别二人之后,离开了中央高塔,转而向金光城西北角的坊市方向而去。

    大半日之后,当他从坊市某条街口走出时,却是满脸的踌躇之色。

    正如当日阴九灵所说的,恶鬼道的资源极其匮乏,不仅导致物价高的离谱,且一些相对稀缺之物,也只能通过以物换物来换取,柳鸣将之前所得的阴兽材料以及从恶鬼守军身上夺来的一些阴冥石等材料悉数取出,再贴上了数百万灵石后,才堪堪换取到了几套简易的传送阵旗与几套困阵。

    至于那破禁的法器,不仅价格昂贵,还只是一些低阶法器,高阶的破禁法器根本是难觅踪迹。

    不过就在方才,他从一名出售破禁法器的弟子口中得知,金光军那些小队的队长手中大都掌握着一些品阶较高的破禁法器,用于执行任务之用。

    而当他通过传讯阵盘找自己小队的队长闵荣时,却发现其正外出执行任务,最快也要半个月之后才能归队,这让其一下子有些两难起来。

    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再次进入了坊市之中,继续寻寻觅觅起来。

    与此同时,金光城主塔的一间密闭房间之中,一名花白老者正盘膝而坐,听着面前一高一矮两人的汇报。

    二人正是皓月童子与古月长老。

    “关于如何抑制潜伏弟子彻底鬼化一事,老夫暂时还没有想到太好的办法,如今能做的。就是先召回最近那批弟子。至于更早前的那些潜入的弟子,只能尽力而为的尝试召回。至于能否成功则要听天由命了。此番多亏柳鸣此子得到了这个重要情报,若是再晚一些发现。恐怕到时候反是我们这边的计划会被对方知晓,造成被动局面了。”老者捻了捻胡须,语气淡淡的说道。

    “长老放心,此事我一会便吩咐下去。”

    冷面中年男子古月闻言,点了点头,想了想后,又开口说道:

    “另外启禀姚长老,这些年以来个宗弟子陆续失踪事件,如今也有了些许眉目。据柳鸣从薛狐处得来的消息,结合其带回的玉简中留下的线索分析,这些弟子似乎是被恶鬼军团带至灵鹫坡关押。由于灵鹫坡地处偏远,且位于敌方要塞背后,我等暂时还没有采取任何实质性的行动。

    “此事老夫知道了,若是能派人潜入灵鹫坡,或许能得知些什么消息也不一定。”老者略一思量的回道。

    “我和皓月商量了下,打算派柳鸣此子再走一趟,并让两支小队从旁协助骚扰诱敌。一旦救援成功,就立刻逃回来。”冷面中年男子目光一动,随即沉声回答道。

    “具体如何救援之事我就不过问了,但是此次行动切记要隐秘。不要惊动了恶鬼军高层。灵鹫坡禁制不少,皓月,你将你们翠云峰那件法宝“破军篮”暂且借予柳鸣吧。让其务必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任务。”鹤发老者轻咳一声,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是。我这就去办。”皓月童子闻言,不禁露出一丝犹豫之色后。但马上躬身一抱拳后,便化作一卷青光在密室之中消失了。

    “古师侄,柳鸣此子之前我也见过,虽说天资一般,但其胆魄和心性皆属上乘,这些年来也多次为本宗争光证明了其实力。有机会的话,记得多提点和栽培此子,日后或许能成大器。”花白老者停顿了一下,又朝中年男子轻声吩咐道。

    “明白,若是没其他事情,弟子也先告退了。”冷面中年人一拱手后,身形一个模糊下,也消失在了密室之中。

    “难不成恶鬼军真的在实施那个计划了?看来老夫也要抓紧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