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玉冰摇头道:“我是真心想散散步,你自己走吧。”

    李睿道:“你穿着高跟鞋怎么散步?”

    卜玉冰没好气的斥道:“你管得倒多,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不用谁来管。”

    李睿有点不高兴的叫道:“谁管你啦?我是随便问问。”

    卜玉冰不再理他,步伐却也没有加快,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走在便道。李睿想了想,也没打车,遥遥跟在她身后溜达着。

    卜玉冰走出一百多米,觉得不对,回头看去,见他跟在身后不远处,既好气又好笑,索性横穿马路,走向马路东侧。李睿有样学样,也跟了过去。

    二人一前一后,很快走到了东环与北环的交口处,到了滨河公园大门口。卜玉冰走到公园门口,往里望了望,略一犹豫,迈步走了进去。李睿淡淡一笑,再次跟。

    五一后的天气,已经越来越暖和,老人孩子也都跑出来到公园里跳舞玩闹,这些人群也催生了小商小贩。在五彩灯光与深邃夜色的交织下,整个公园门口如同一个大庙会,到处都是进出的人群和摆摊的商贩,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热闹之极。

    卜玉冰与李睿还是一先一后,不声不响的穿过人群,绕过广场,一路东行,最后站到了河边观景大道西边的高坎。只要再下一个大台阶,能下到观景大道。在这里,卜玉冰停下,一动不动、脸色忧伤的看着下面的河道。

    李睿悄声站到她身边,随她目光看了一会儿,转回到她脸,见她神情哀伤,问道:“想到什么了?”

    “玉雪!”,卜玉冰语气十分伤感,“次在这个公园,我还打了她一耳光,如果我知道她会永远离开我,我宁愿打自己一百个一千个耳光来挽回她……”说到这语音已经有些哽咽,眼眶更是晶泪闪闪。

    李睿深深叹息,道:“那次也不怪你,她口无遮拦,你管教她也是应当。何况你后来为了救她还跳河了,差点没淹死,也算对得起她了,别想了。”

    他不说这话还好,说了这话,卜玉冰又想到次跳河被他搭救的事,那次被他搂搂抱抱不说,还被他嘴对嘴的人工呼吸了好一阵,忍不住有些脸红,刚刚心泛起的忧伤倒是消失了多半,转身向外走去,口嗔恼的叫道:“别跟着我!”

    李睿坏坏的笑了笑,心说你不让我跟着你,我偏偏跟着你,谁叫咱俩都住招待所呢,溜溜达达的追了去。

    二人前后走到一条幽深僻静、左右两边都是树丛的小路时,卜玉冰忽然感觉头落下来一块轻飘飘的东西,一点声音都没有,砸到头顶发丝后,部分落到了头皮,湿哒哒的难受。她瞬间停步,脸色变得很是难堪,脑已经想到了某种可能,试探着抬手到头顶摸了摸,等拿回眼前一看,果不其然,正是一滩黑白交杂的鸟屎。

    “啊……”

    卜玉冰心里哀嚎着,脸色难看的如同刚吞下了这摊鸟屎而不是被它砸头顶,看看左手拎着的坤包,又看看右手的鸟屎,回头对跟在后面不远处的李睿喊道:“快来帮我从包里拿纸巾。”

    李睿已经发现了她的异样,前问道:“怎么啦?”

    卜玉冰道:“少废话,快帮我拿纸巾,在包里。”说完将左手包提到他身前。

    李睿拉开拉链,伸手进去,摸索了好一阵,先后摸到了手机、小镜子、唇彩、钱包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却始终没摸到纸巾,又去另外两个夹层里摸了摸,也没找到,瞪眼问道:“你确定包里有纸巾?”

    卜玉冰不可思议的道:“不会吧?没找到?”

    李睿说道:“到底怎么了?要纸巾干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