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宁凡没有太多时间思考那百倍劫闪的事情,因为牛满山又来抢夺他的肉身掌控权了。

    金焰巨人手中盾剑早已散去,此刻再度激发天牛族的遁甲纹,一拳古魔破山击轰出,轻易便将那百倍劫闪轰成粉碎。

    破碎的劫念红芒照亮了水域。

    此地所有强者都被金焰巨人的强大镇住了,连血神更乌都奈何他不得!

    “这就是那白衣阎罗的力量吗!竟能轻易压制血神更乌!”一个个异族强者额头冷汗直冒,丝毫没有想到牛满山会帮助宁凡的可能。

    实际上,这个有着远古大修实力的金焰巨人,虽然是宁凡的万古真身,但硬要说是宁凡却又不太准确。

    并不是宁凡一个人。

    而是宁凡与牛满山合二为一的产物!

    牛满山之所以能逃出封印塔,是因为他将真灵附身在了宁凡体内,更用了一种类似半夺舍的天牛族秘术,将自己的真灵融合到了宁凡身上。

    上一次他也是用了类似的手段跑出来的,有一个擅入封印塔的倒霉天影族强者,被他当成了媒介。

    可惜那个时候他一出封印塔,便脱离了那个媒介异族,将之灭杀,故而异族一方根本不知牛满山有类似的附身神通,可将一身修为全部灌入宁凡体内。

    这种半夺舍的秘术与普通的附身不同,风险很大。倘若宁凡心肠够毒,修为够狠,甚至可以吞掉牛满山的远古大修修为,化入己身。

    当然,若是宁凡真的这么做了,短时间内自然好处巨大,等同于直接接收了一名远古大修的全部修为;但若是从长远来看,此举会直接毁掉宁凡的所有道基,令他终生止步于远古大修之境,等同于用灌顶的方法直接拔高修为了,副作用相当明显。

    如此一来,宁凡虽说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却也不屑于过河拆桥,暗中吞噬牛满山的修为了。

    而牛满山正是瞅准了这一点,才敢借宁凡的肉身,施展秘术逃离封印塔。

    数个时辰内,他会和宁凡共同使用肉身;数个时辰后,这种半夺舍会失效,他的真灵会从宁凡体内脱离。

    到那个时候,宁凡又会变回原本的修为;但眼下,他却可以任意使用牛满山的修为,来嚣张,来放肆!

    这种半夺舍的状态,让宁凡几乎有点分不清自己的身份了。自己是宁凡还是牛满山了?脑子有点混乱呢。

    那感觉很奇妙,虽然神智有些错乱,但浑身上下却力量充沛,只要一念动,便可摘星拿月,易如反掌!

    当初蛮荒之战,宁凡也短暂地体会过远古大修的感觉,那一次,他让眼珠怪附身,和阴墨老祖一战,震惊天下。

    这一次,他又一次机缘巧合,令远古大修附身,短暂获得了大修层次的力量。

    与上一次不同的是,当初的宁凡修为尚弱,故而阴墨一战,他几乎全程都在充当看客;而这一次,他的神灵识海,隐隐可与牛满山的意识分庭抗礼。第一拳重创血神更乌,第二拳击碎百倍劫闪,这里面有一半是牛满山在出力,剩下的一半,则是宁凡的功劳!

    “牛!牛!牛!”

    血神更乌好似疯了一般,接连不断地朝金焰巨人释放着百倍劫闪。旁人认不出宁凡有牛满山附身,它岂能认不出!牛满山近在眼前,它定要把牛满山暴揍一顿,才能罢休!

    轰轰轰!

    一道又一道足以灭杀弱小准圣的百倍劫闪,被血神更乌不要命地轰出,继而又被金焰巨人轻描淡写地挥动铁拳,砸灭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