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宇讲到这里就停止了,端起茶杯,继续抿着茶,郑月也算是明白了,原来眼前这位年轻男子的三声好茶,竟然还有这样的典故,这算是对爷爷这茶叶最好的赞赏了。◆ 免 费小说◆

    不过,郑月有些不爽秦宇的态度,总觉得对方太摆谱了,和自己差不多年纪却硬是装的像是她的长辈似的。

    “秦师傅知道三声“好茶”的典故确实是学识渊博,但不知道秦师傅能不能品出这是什么茶?”郑月笑盈盈的朝着秦宇问道。

    她这话一出,秦宇和郑裕森同时愣了一下,随即,秦宇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如果是其他茶的话,他还真不好说,但是这茶……

    秦宇正要开口,郑裕森却抢先开口了,作为自己最疼爱的孙女,郑裕森又怎么听不出自己孙女语气中的不服气,不过自己孙女这问题是强人所难了啊,他这茶叶自己清楚,是属于特制的那种,根本就没在市面上流通过,就是一些专业的品茶师都没有品尝过,让秦师傅来回答这是什么茶叶,不是故意刁难吗?

    “月儿,这茶又没在市面上流通过,你这样不是难为秦师傅吗?”郑裕森开口给秦宇解围。

    郑月听了自己爷爷的话,知道想要挫一下姓秦年轻男子的气焰是不行了,正要收回话,可却突然听到秦宇开口回答她的问题了。

    “郑先生的这茶是南疆一位世代都是茶商的家族通过特殊的手段秘制的,如果要分类的话。也能算是普洱茶的一种,那位茶商世家十几代下来。也只是秘制出来了三盒茶叶,弥足珍贵。”

    秦宇的话一出,郑裕森嘴巴微张,端着茶杯的手彻底的停滞在了空中,而郑月也同样的是满脸震惊,这茶的来历,她听爷爷说过,正是爷爷花了大代价从茶商世家的手里换来的。这样的茶叶,这茶商世家十几代下来也才秘制了累积下来不过三盒。

    郑月还记得当时爷爷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的骄傲神色,说这茶叶可以说是孤品也不为过,每一克比黄金还要珍贵许多倍,市面上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这茶叶的存在。

    而现在,就是爷爷引以为豪的茶叶却被人一口道处来历,郑月怎么能不震惊。郑裕森又怎么能不呆滞。

    秦宇看到这郑家祖孙两的表情,心里暗衬:“这就把你们震惊了,哥们要是说,就这茶叶不要多久,哥们也可以得到,不知道你们又该是什么心情?”

    秦宇上次在京城道协品尝到这茶叶后。便磨着包老,最后包老无奈答应愿意分出三分之一的茶叶给他,不过他那茶叶大部分都是在商_丘,包老也狡猾,表示秦宇要茶叶也可以。到时候去商_丘取。

    “秦师傅知道这茶叶的?”郑裕森恢复过来,疑惑的问道。

    “是的。我一长辈刚好也和郑老一样,手里有一盒这种秘制茶叶,而我恰巧品尝过一次,这种特制好茶,品尝一次便不会忘记,是以,郑小姐先前泡好茶,我只闻了一口便知道这是什么茶了。”

    秦宇的这解释,才让郑裕森祖孙接受,郑月原本的震惊也不见了,她在心里嘀咕道:这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这么稀少的茶叶,这姓秦的竟然也品尝过,当真是好运气。

    “当初我问过那位茶商,他说这茶叶总共就三盒,其中一位长辈送给了一位奇人,想来那位奇人就是秦师傅的长辈了。”郑裕森感叹道。

    同时郑裕森的心里也更加相信眼前这位年轻人的师傅绝对是一位高人,因为据那位茶商所说,当初那位奇人手段堪称半仙,替他们家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