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东南城市zg市,一座正在施工的建筑工地上,一群工人熙熙攘攘的围在一栋还未完工的楼房前,小声议论着什么。

    “这是第三个了吧!”

    “我早说这栋楼房闹鬼,大头不听我劝,这双倍工钱是这么好赚的啊,这下可好,钱没赚到,命倒是没了,年纪轻轻还没有娶妻生子,这让我过年回去怎么和大头他娘说啊!”

    “哎,年轻人胆子大,不信邪,这下好了吧!”

    “快看,老板他们来了!”

    几辆车子驶进了工地,带头的是一辆奔驰轿车,车子行驶到这栋楼房门前停了下来。一位西装革履,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士从奔驰车中下来,后面的车子上的人也纷纷跟随下车。

    “李总!”

    工地的一位工头模样打扮的人赶忙驱散了围观的工人,迎了上来。

    “怎么回事?又有人从上面掉下来?”

    李卫军脸色变得难看,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个工人从高楼摔下来了,作为开发商,最怕的就是死人,尤其是在同一栋楼,连续三个工人死亡,这件事已经闹得工地上的工人人心惶惶的,而且要是传出去,对于商铺的招商也会有影响,毕竟没有人会愿意把自己的商铺放在死过人的建筑里。

    “这……我也不清楚啊,这好好的人怎么就会突然掉落下来!”工头也是一脸的丧气,这些工人都是他找来的,出了事故他赔的也不少,而且这连续死了三个人了,这一年的赚头算是都赔在这上面了。

    “李总,工地外有几位记者,据说是听闻这里闹鬼,想进来采访,已经被我拦在外面了。”一位秘书模样的男子走到李卫国的身边轻声说。

    “报导,给他们报导了就能不死人了吗,一群只知道哗众取宠的东西!”李卫军是从部队转业的,脾气本来就暴躁,对于那些只知道靠热点去吸引百姓眼球的记者此刻是没一点好感,直接开口大骂。

    “李总,现在该怎么办,这群记者就像苍蝇一样无孔不入的,恐怕迟早会被他们报导出去,而且如果在出事故的话,恐怕……”

    说话的人没有把话说完,不过李卫军知道他话里的意思,这件事不解决,迟早会被整个gz市的百姓知道,要真到这一步的话,他这商业区算是砸了。

    “警察来过没,怎么说的?”

    “李总,刑警队的人来返了好几次,整个大楼都快要被他们刮掉三尺了,还是没有什么线索,只说应该是意外!”

    “一次可以说是意外,这连着两次三次都有人在同一个地方出事,这也是能是意外?”

    工头瞧了眼李卫军愤怒的神情,犹犹豫豫,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不要这么吞吞吐吐的。”李卫军瞥了眼工头,放缓了语气,说道。

    “李总,据老一辈的人说,这楼是闹鬼了,可能是有什么脏东西待在这栋大楼里。”工头小心翼翼的说着,边说还边看李卫军的脸色,看到对方并没有露出不悦的表情,才大胆说了出来。

    “脏东西?当初这商业区动工的时候,可是请了龙云寺的法师亲自来做过法事还有风水大师看过的,怎么可能会有脏东西?”

    “李总,我觉得刘大哥说的有道理,其实这风水师的水平也是有高低的,就像我家里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情……”跟在李卫军身后的一位青年男子也突然出声道。

    “张华,你的意思是说我请来的那位风水师水平不够?”

    原来,这青年正是秦宇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